《北城歌谣》大结局在线阅读-清川

《北城歌谣》大结局在线阅读-清川

北城歌谣

时间:北城歌谣作者:清川

北城歌谣童瑶叶北辰小说

清川写的《北城歌谣》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,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北城歌谣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,看童瑶叶北辰他们的最后会如何,《北城歌谣》在这里等着你,快抢先看内容:柔情蜜爱...

童瑶叶北辰北城歌谣全文免费阅读

《北城歌谣》第19章 强迫退学

周末,童瑶去医院探望了父亲童文山。

医生说她父亲病情有所好转,但因为之前的治疗有延误,目前还是昏迷难醒。

刚离开医院,童瑶意外的接到系办公室打来的电话。

她心中纳闷。

好端端的周末,系办公室的老师怎么会想起找自己?

“老师好。”

童瑶匆匆赶回系办公室,才发现系主任、叶小曼兄妹居然都在。

“这是退学申请表,你填一下。”系主任没有废话,直接甩出一张表格。

童瑶还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退学申请表?

她干嘛要申请退学?

“老师,您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童瑶惊讶道。

“这是校领导研究决定的。”系主任板着脸道:“童瑶同学,你曾经休学一年,又有夜不归宿的劣迹,综合以上考虑,学校希望你自觉办理退学手续。”

所以,自己被开除了?

童瑶摇头道:“可是老师,我申请休学是得到批准的,并没有过错。至于夜不归宿,根据规定最多是记过和批评教育,怎么就要开除我呢?”

系主任一愣,没想到童瑶说话有礼有节,完全占住了一个‘理’字。

一时语结,系主任居然反驳不了。

叶小曼却站了出来,幽幽道:“童同学,这就是你不对了。尊师重道是作为学生起码的品质,老师怎么说,你就该怎么做。否则,你还配自称学生么?”

好大的道德帽子,扣在童瑶头上。

童瑶却反问:“叶同学,你是钢琴系的学生,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她又看看叶文浩,后者顿时心虚脸红,不敢与她对视。

叶小曼却微微一笑,转身对系主任道:“老师,我要举报童瑶。”

系主任眉毛一挑:“哦?举报什么?”

“童瑶私生活不检点,她夜不归宿是因为与校外社会人士交往,同是中文系的舒媛媛可以作证。”叶小曼说完又对童瑶道:“我不是针对你,但我必须维护母校的声誉形象。”

童瑶哭笑不得。

大学生谈恋爱,难道不是家常便饭。毕竟已经成年,怎么就破坏母校声誉了?

“还有这种事?”系主任板起脸,质问道:“童瑶同学,你不觉得自己应该以学业为重吗?既然你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,还推脱什么,直接办退学就好是了!”

说完,系主任把表格一推,强行塞给童瑶。

见对方一唱一和,像早就排练好的,童瑶也是无奈。

有理说不清,这已经不是她能解决的问题了。

“老师,我想打个电话。”童瑶苦笑道。

叶小曼微眯双眼看着童瑶,她想求助?

没用的!

任凭把谁找来,也改变不了童瑶被退学的命运。今天这一场,是叶小曼兄妹打着叶家旗号,才换取校领导支持的。

“喂,三叔吗?”童瑶自然是给叶北辰打电话。

听见‘三叔’的称呼,叶小曼心中觉得好笑。

她以为是童瑶家里人,能有什么用?叶小曼从没听说有豪门是姓‘童’的。

幼稚!以为找了家里的长辈,就能帮她渡过这一关?

“怎么了?”叶北辰的声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连叶小曼都听见了,突然浑身一颤!

好有磁性的男性嗓音,不像是四五十岁的长辈,更像是年轻男性。仅是声音,便仿佛充斥着神秘感和男性魅力。

连叶小曼都忍不住好奇,童瑶口中的‘三叔’长什么样子。

“那个……三叔,学校要开除我,他们给了我一份退学申请表。”童瑶有些羞涩。

“哦?”叶北辰的语气颇有深意。“知道了,给我一分钟时间处理。”

《北城歌谣》第20章 翻脸似翻书

一分钟,能处理什么?

叶小曼听见电话里‘三叔’的声音,分明觉得荒唐,但又确实感受到这男人强大的自信。

一分钟后,系主任接到校长亲自打来的电话。

“校长?是是是,我正在处理童瑶退学的事情,您有什么指示……”

也不知电话里到底都说了什么,系主任的脸色一变再变。

等他挂了电话,只剩下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。

“……童同学,请把退学申请表还给我。”系主任的语气,居然有些哀求的样子。

他两眼紧盯着童瑶,好像生怕她真的填表退学。

等童瑶把表还给他,系主任赶忙撕了个粉碎。

不管叶小曼兄妹有多惊讶,系主任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才笑道:“童同学,刚才都是误会,其实你为了照顾父亲休学一年,实在孝心可嘉。而且论学科成绩,你也是名列前茅的。”

童瑶、叶小曼和叶文浩都听傻了。

系主任画风转变太快,虽然早有预料,但童瑶还是不太适应。

她突然想起叶北辰先前说过的话。

在帝都大学,她可以横着走。

“那……老师,我可以离开了吗?”童瑶哭笑不得。

她虽不喜欢被人冤枉,也不习惯被无端吹捧。

系主任赶忙点点头:“您慢走!咳咳,我是说……童同学你可以走了,祝周末愉快!”

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舔过头了,系主任稍做收敛,但仍在努力表达善意。

童瑶走了,叶小曼却极不甘心。

她是举着叶家的大旗,才求得学校支持开除童瑶的。

怎么可能童瑶一通电话,居然就转败为胜了?

“老师,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?你怎么可以放过童瑶?”叶小曼急道。

“你哪儿这么多废话?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童瑶同学是品行端正的好学生!”系主任瞥了叶小曼一眼,不耐烦道:“再说了,我们中文系的事,你钢琴系管得着么?”

叶小曼很郁闷,她突然成外人了?

系主任这立场转变得也太快了,直接开始帮童瑶说话?

“可……”

“可什么可,以为自己姓叶就很了不起吗?我们帝都大学不是你这种人耀武扬威的地方,还不给我出去?”

系主任居然一副义正言辞的腔调,把兄妹俩轰出办公室。

有些话,其实系主任不敢说。刚才校长在电话里交代了,天机不可泄露!

童瑶离开系办公室,又立刻收到叶北辰的短信:回家。

她吐了吐舌头。

周末无事,又已经去医院探望过父亲。身为叶北辰的未婚妻,好像是该回家待着才对。

也该回去有个交代,好歹说声谢谢。

锦华雅苑小区,1号别墅。

童瑶首次来到‘新家’,还有些不适应。当她看见叶北辰坐在客厅沙发上,赶忙凑过去。

“我回来了,三叔,今天谢谢你……”

“挺能惹事。”叶北辰淡淡说了一句。

童瑶立刻脸红。

她心中暗道:“三叔是大忙人,我和同学引起的矛盾都得找他解决,实在不像话,以后不能这样了。”

童瑶正尴尬着,却发现叶北辰神色也有些不自然。

“我和叶家并不亲近。”

“嗯?”童瑶纳闷,怎么好端端说这个。

“母亲去世后,我几乎与叶家断了来往,但是叶家尚有我祖父在世。”

叶北辰换了个坐姿,双目凝视童瑶。

“老爷子90大寿,今晚你陪我去贺寿,以未婚妻的身份。”

《北城歌谣》第21章 糟糕,涉嫌出轨

叶北辰那眼神,分明是很在意童瑶的态度。

犹如媳妇上门见公婆,她有这胆子随他到叶家抛头露面吗?

之前还抗拒他的鬼脸,虽然如今关系有所缓和,但叶北辰并拿不准童瑶的心思。

他希望这女人识趣,不要让他失望才好。

童瑶果然愣了几秒,没有着急答话。

叶北辰失望,沉声道: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她终究没有身为未婚妻的自觉?在这种时候犹豫了?

“不是的。”童瑶羞道:“我还是个学生,这身份说出去,会不会给三叔添麻烦?”

叶北辰是绝对的成功人士吧?却有个十九岁的大学生未婚妻。

童瑶是真担心自己拖后腿,才有这顾虑。

至于以他未婚妻的身份抛头露面,童瑶才没有任何抵触。这几日调整心态,她已经全然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。

“我选中的人,谁都没资格说三道四。”叶北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却对童瑶的态度十分满意。

叶家,寿宴。

一座上百年的古宅院落,古朴典雅,气势非凡极为讲究。

寿宴是露天场子,在花园里,有水榭、湖心亭及悠长回廊。等到童瑶与叶北辰来时,寿宴早已经宾客云集。

穿晚礼服出席宴会,童瑶人生还是头一回。

她又十分不习惯踩高跟鞋,走路有些晃悠,便下意识的挽住了叶北辰的胳膊。

“嗯?”叶北辰停下脚步,侧目看了她一眼。

“三叔对不起。”童瑶要把手撤回来,叶北辰哪里会同意。

“就这样吧,本就该这样。”他嘴上说着,强行继续‘被挽住’。

童瑶因为贴得叶北辰太近,连他洗发水的香味都闻到的。几次走路不稳,更频频往他怀里倒,羞得童瑶满脸通红。

奇怪,童瑶突然发现异状。

寿宴上宾客很多,但却无人愿意上前与叶北辰打招呼。即便偶尔有人敢看他一两眼,那目光也只有惊讶惶恐。

叶北辰这哪像回家?这叶家仿佛他不该来似的。

两人一路畅行无阻到了水榭,里面摆着一张圆桌,却仅有一位老人、一位中年男子。

九十岁高龄的老人,参加自己的寿宴其实只能应景,他昏昏欲睡对周围的事物几乎没了反应。

那中年男子看见叶北辰,又看见挽着他的童瑶,却皱起眉头。

“好,至少你来了。”叶显依旧不悦。

“这是你弟妹,童瑶。”叶北辰却先介绍起童瑶。

童瑶本以为对方是叶北辰叔伯之类的长辈,却没想到两人是兄弟,赶忙道:“大哥好。”

这一喊,却更让叶显不悦了。

兄弟俩本就差了十多岁,童瑶更是给叶显当女儿都嫌小。

叶显对童瑶不满,更不喜她这样称呼自己。

“嗯。”冷冷的应了一声,叶显才道:“我们俩说会儿话,让小童自己随处看看吧。”

童瑶有些紧张。

毕竟她人生地不熟,与叶北辰就这么分开,还真不乐意。

“去吧,不用害怕。”叶北辰却指着叶显道:“看见像他这样的老东西,基本都与你平辈。至于叶家年轻人,都该喊你一声姑姑。”

童瑶一愣,突然有些想笑,若不是看见叶显铁青着脸,还真就笑出声了。

她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,知道叶北辰是故意这样说,好给自己减压。

童瑶感激的看了叶北辰一眼,不自觉的亲昵道:“那我去逛逛,你忙完了快些找我。”

说完,她红着脸便走了。

“哼!不像话!”叶显重重的‘哼’了一声,越发不满。

豪门设宴,美酒家肴自然不缺。童瑶有些饿了,取了个盘子便开始找吃的,却不与任何宾客攀谈结交。

只是童瑶也调皮。

她看见个年轻人,心中便嘟囔:“这个要喊大侄子。”

又看见个中年妇人,便想:“这个要喊姐姐。”

童瑶越想越觉得有趣,好像平白占了许多便宜。

她正啃一个鸡腿,突然身后有个结结巴巴的声音喊她:“童……童……童师妹,你怎么在这里,好巧啊!”

童瑶转过身,才发现是叶文浩,正红着脸望向自己。

此时叶文浩确实惊喜万分!

他一直忘不了童瑶,又因为一度配合妹妹叶小曼捣乱,心中更对童瑶抱有愧意。

此刻在叶家内部的宴会上看见童瑶,而且她一袭修身长裙,比在学校时的素净装扮更美上好几分,顿时让叶文浩心跳加速不已!

仙女!

这简直是九天下来的仙女!

叶文浩隐隐猜到童瑶可能是谁带来的女伴,但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,他要重新修缮自己与童瑶的关系。

“……是叶师哥啊。”童瑶愣了一下,才道。

她心中又嘟囔:“对呀!他兄妹俩是姓叶的,没想到居然也是这叶家的人。按三叔说的辈分,难道叶文浩和叶小曼是我晚辈?”

突然觉得十分有趣,童瑶却不敢说出口,只是再看这‘大侄子’,便忍不住想笑。

“她笑了!”

叶文浩欣喜不已,却想歪了。

“童师妹,之前我们有些误会,请你不要放在心上。来!我敬你一杯!”叶文浩手忙脚乱的,便要给童瑶倒酒。

童瑶信手接过,才想起叶北辰说自己酒品极差,差到会胡乱脱衣服的那种,又赶忙把酒放下。

“抱歉,我不能喝酒。”她歉意道。

“这……”叶文浩有些失望,又问道:“这是叶家的寿宴,为什么童师妹会出席?是……谁带你来的?”

“三叔带我来的。”童瑶如实答道。

三叔?

叶文浩听得心中大松一口气。

原来是长辈带来的,那太好了,至少不是男伴!

叶文浩顿时觉得自己大有希望,便涨红脸道:“童师妹,以前或许你不知道,我和小曼……我们都是帝都叶家的孩子。”

叶家子嗣在外一贯低调,叶文浩也是头一回拿家族身份炫耀。虽然,他在叶家不过是旁系远支。

童瑶不明白叶文浩想表达什么,但却从他身上看到了与三叔的差距。

幼稚,确实像个孩子。

“嗯,乖。”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。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叶文浩一愣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童瑶尴尬得脸红,自己怎么突然用哄孩子的口吻跟师哥说话,虽然他确实是晚辈了。

美女面露秀红,又是迷得叶文浩心情激荡。

他终于忍不住,一把握住童瑶的手,当即就要表白!

“童瑶!你缠着我哥做什么?”

童瑶还没来得及挣扎,身后就传来叶小曼的尖叫声。

明明是叶文浩抓着童瑶的手不放,但叶小曼看见了,却直接颠倒黑白。

这一闹,叶家不少宾客都来围观。

“童瑶你个外人,跑来我叶家,还想勾引我哥?”叶小曼大喊:“简直臭不要脸!”

《北城歌谣》第22章 我是你三婶婶

童瑶看看自己被握住的手,再看看歇斯底里状态的叶小曼。

“叶同学,我这像是在勾引人的样子吗?”童瑶问道。

叶小曼一愣,才发现在哥哥与童瑶之间,后者却是处于被动。

“哥!”她瞪了一眼叶文浩。

被这一闹,叶文浩也没心情表白了,他只嗡声道:“小曼,你别……别这样,童同学不是你想的那种人。”

叶小曼哪里听得进去?

她今天参加这寿宴,见到许多平日难得一见的主家长辈,那都是真正的成功人士,心中正欢喜得意。

偏偏这场合中,却出现了她最厌烦的童瑶,叶小曼只想立刻把她轰出去!

“童瑶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叶小曼言语犀利道:“这好像是我叶家的内部宴会,外人是不会受邀的。难不成,你是偷摸进来的?”

童瑶觉得好笑,反问道:“我有什么动机,要偷摸到这里来?”

“动机?盗窃,这个理由够吗?这可是叶家老宅,屋子里摆设的瓶瓶罐罐、水墨字画,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!”

“这孩子真不懂事……”童瑶心中突然冒出个古怪念头。

都怪叶北辰太会洗脑,真让她潜意识里把叶家年轻人都视作晚辈。

她心中嘟囔:“叶小曼……是不是也该喊我‘婶婶’啊?闹出这么大动静,我干脆提醒她一下,免得一会尴尬。”

想到这里,童瑶便要道:“小曼你别乱猜了,其实……”

“停!你喊谁‘小曼’?我们最多是校友关系,别以为套近乎就能撇清犯罪嫌疑。”叶小曼摆出义正言辞的姿态,朗声道:“我看最好搜身,说不定你身上就有赃物!”

童瑶有些懵了。

她只在宴席上吃了一根鸡腿,居然要被搜身?

叶文浩在一旁干着急,他拼命拉叶小曼衣角:“你别这样,童同学怎么可能是来偷东西的?而且我……我……”

他一句表白的话憋在心口,好半天没说出来,这会儿脑子完全一团浆糊。即不知如何替童瑶解围,又不知如何才能博取人家芳心。

“吵什么?像话吗!”

一声呵斥!

叶显来了,与他并肩而来的还有叶北辰。

两人是叶家除90岁老太爷外,身份最显贵的。只是叶北辰极少与叶家往来,许多旁系远亲甚至不认识他。

叶小曼见是平日难得一见的大伯,立刻便有些紧张。又看见叶北辰,顿时被他的鬼脸吓了一跳。

她心道:“这丑鬼是谁?脸也太吓人了!他居然能和大伯并肩走着,难道是家里的长辈?奇怪,人虽丑,但气质却又十分出众,他的眼睛……还挺好看呢?”

“大伯,小曼姐抓了个小偷。”

有叶家的晚辈年轻人,在一旁说明情况。

叶显看清楚是童瑶,顿时嘴角抖了抖,直接对叶北辰道:“你处理吧!”

说完,叶显便拂袖而去。

又有叶小曼另一个旁系小叔,看见叶北辰,赶忙道:“三哥,您看这事怎么处理?”

叶小曼这才知道,原来鬼脸男人就是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宗家三叔!

“我听说三叔叔十分厉害,不靠家族背景,自己在外面打拼了一片家业,丝毫不输给本家。”

叶小曼心中顿生仰慕之情,又喜道:“童瑶要倒霉了,三叔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。”

想通这些,叶小曼赶忙站出来道:“三叔好,我是小曼。刚才发现这个外人,在宴席间偷偷摸摸、鬼鬼祟祟,我怀疑她偷了咱家的东西!”

童瑶见叶北辰来,心中已经完全不慌。

只是又被叶小曼当众质疑,而且当着叶北辰的面,便觉得尴尬无比。

她羞羞答答往前挪了几步,离叶北辰已经很近了,才抬起头,可怜巴巴求助似的望着他,倒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小兽。

“哼!蠢材,居然向三叔撒娇?”叶小曼心中冷笑:“我可是听说,三叔有冷面阎王的外号,冷酷无情,连大伯都拿他没办法。”

果然,只见叶北辰问道:“偷了什么?”

童瑶赶忙摇头:“才没有!就吃了个鸡腿。”

叶小曼立刻道:“狡辩!三叔,您还是安排人给她搜身吧!”

叶北辰淡淡的看了叶小曼一眼,那冰冷的眸子仿佛能看穿叶小曼的歹毒心思!后者只感觉莫名的寒意,随之浑身微颤。

“吃个鸡腿,怎么还吃出一副偷相了?”叶北辰似自说自话。

童瑶嘟着嘴,反倒有些不乐意了。

搞什么?身为未婚夫,还不赶紧帮自己洗脱清白,这悠悠哉哉的,要让她尴尬到几时?

一赌气,童瑶上前两步,当着叶家众人的面,直接挽住叶北辰的胳膊。

那动作,亲昵、熟练,仿佛做过无数次。

叶家人,尤其是叶文浩和叶小曼,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!

“你你你……你一个小偷,想对我三叔做什么?”叶小曼气道。

“够了。”

叶北辰嘴角微微上扬,又迅速收起。这短暂的一抹笑意,童瑶却没看见。

“老宅有什么宝贝,也配让她惦记?”叶北辰淡淡道:“既然叶家人全在这里,我正好介绍一下。童瑶,我的未婚妻。”

全场寂静!

仿佛此刻有一根针掉在地上,在场近百人也清晰可闻!

叶小曼更是怀疑自己幻听了。

叶氏宗家最神秘最有势力的那人……自己的三叔……未婚妻居然是童瑶?

“原来是三嫂啊!吓我一跳!”刚才说话的旁系小叔,赶忙见礼问好。

“三嫂好!”

“三婶婶好!”

一片杂乱又热情的问好声,童瑶仿佛成了寿宴的主角。

等童瑶与叶小曼目光对视时,后者郁闷了。

喊‘婶婶’?

叶小曼才不愿意!

她正纠结着,却听叶北辰用略显厌恶和不耐烦的声音道:“现在叶家的晚辈,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了?”

叶文浩在一旁,涨红了脸、万念俱灰的喊了一声:“婶婶好。”

这一喊,却是彻底断了念想。

“婶……婶婶好……”叶小曼用极细微的声音喊完,只恨不得从湖心亭跳出去,一头扎进水里,索性淹死拉倒!

关于童瑶叶北辰的小说《北城歌谣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北城歌谣》就可以阅读全文哦~

《《北城歌谣》大结局在线阅读-清川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