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挽青楚少卿小说全文-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苏挽青楚少卿小说全文-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

时间: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作者:芒果大大

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苏挽青楚少卿小说

精品《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》小说在线阅读,作者芒果大大原创作品现代言情类,主角苏挽青楚少卿,本文芒果大大大结局值得期待。内容试读:为了攀上c市豪门楚家,母亲逼着她代替姐姐嫁给楚家大少爷,那个传闻中双腿残废,相貌丑陋的病秧子。她带着满身的淤青,草草嫁入楚家。本以为噩梦就此结束,可楚家二少楚少卿的出现,打碎了她对未来的所有幻想。新婚......

苏挽青楚少卿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全文免费阅读

《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》第十五章质问

两个小时后,手术室的灯灭了,楚少卿和楚西爵赶忙跑到了急救室门口,苏挽青脸色惨白的被推出来。

“医生,她情况,怎么样了?”楚西爵拉着医生的衣袖,紧张道。

医生拍了拍楚西爵的手安慰道,“没事了,幸好送来的及时,孩子跟大人都已经脱离危险了。”

楚西爵赶忙连声感谢医生,医生将苏挽青送入病房后,便匆匆离开了。临走前还不忘嘱咐道,“千万别再有剧烈运动了。”

楚西爵红着脸点了点头送走大夫后,对着楚少卿上去就是一拳。楚少卿也不示弱,还了一拳给楚西爵。

“楚少卿,你差一点害死挽青跟她的孩子,你怎么还有脸站在这儿?”

“楚西爵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孩子是你的!”

见楚少卿依旧误解自己跟苏挽青,楚西爵上去又是一拳。这一次,楚少卿躲过了。楚少卿用“嘭-”的关门声,回应楚西爵的那一拳。

楚少卿他有事要弄清楚,所以先回到了c市。

楚家老宅,楚少卿的房间里。

前几天,他收到了一条彩信。图片上的两个人,一个是他的大嫂,一个是他的弟弟,楚西爵将红玫瑰插在了苏挽青的头上。

白羽来了之后,楚少卿把手机的照片拿出来给他看。白羽瞬间愣住了,“老大,这是……”

“给我查出来,他们这是在哪儿?”楚少卿冷冷的说道。

“老大,这个不用查。这是海平公寓,是老爷子给三少爷的,可是,苏小姐昨天明明还在巴黎,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呢?”白羽感觉很奇怪。

苏挽青与楚西爵不是去了巴黎吗?那这张照片会是什么时候拍的呢?从这张照片看,楚西爵与苏挽青都是现在的年龄,他们平日里并不见多少来往,怎么会突然出现了这样暧昧的照片呢!

“海平公寓?”楚西爵咀嚼着这几个字,深邃的双眸危险的眯起来。

“是的,老大。”白羽恭敬的回答。

“帮我订一张最快去往巴黎的机票,越快越好,还有,你带一批人去查查看,苏挽青消失的这几个月,是不是都在海平公寓。”楚少卿穿好衣服说道。

“是。”白羽立即帮楚少卿订了一张连夜赶去巴黎的机票。

楚少卿穿好衣服,戴上墨镜,冷酷的样子一如嗜血魔王。

如此的楚少卿恰是乔希冉喜欢的。她站在窗前,看着楚少卿的车子,一点点驶出了楚家老宅。在乔希冉的心里,这样的楚少卿才是对的,才是她一直想念却又仇恨着的那个人。

乔希冉想着楚少卿见到苏挽青的时候的暴怒,不由的笑了起来。她倒了一杯红酒,旋转了一个舞步,“苏挽青,你与少卿很快就结束了,还有你的孩子,楚家不会要的,不要怪我狠毒,要怪就怪少卿,少卿不是你的男人,呵呵……”

楚少卿下了飞机,便匆匆往医院赶,他有太多的疑惑,需要苏挽青帮他解开。楚少卿一到医院便长驱直入,直奔顶层的VIP病房。看见VIP病房前全是记者,楚少卿心里一沉,知道事情远比他想像的要复杂。

自己的行踪除了白羽跟他自己,没人知道。那么是不是楚西爵为了与苏挽青在一起而想出来的一张感情牌呢?一定是这样的。楚少卿把记者们一推,记者们回头一看,霎时间被强大的阵势吓住了。

一个个自动的分开两边。楚少卿双手插兜走了进来。进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,楚西爵怀抱着苏挽青正在喝汤!

楚少卿双眸风暴聚集,他晃过来,慢慢的摘下墨镜扔到地上。他说:“楚西爵,你对苏挽青做了什么?”

“楚少卿,他什么也没做。”苏挽青不等楚西爵说话,便抢着说。

“我问他,没问你!”楚少卿大吼道。

记者们可是够忙的了。楚西爵与苏挽青这一出已经是爆炸性的新闻了。现在又多出一个楚少卿,呵呵,这幕戏岂不是越发精彩了呢!

楚西爵不惊不惧,直视着楚少卿的眼睛,他说:“楚少卿,挽青说的没错,我与她是清白的,我们什么也没做。”楚少卿上下打量着赤裸裸的身体,随后,一把把苏挽青拽进自己的怀里。

“楚西爵,我进来之后,你他妈的还抱着苏挽青,你他妈的还要做什么,嗯?”

“我只是保护她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我也不清楚!”楚西爵辩解的话很无力。

是吧,不只是楚少卿感觉他在撒谎,估计除了苏挽青之外,其他人都感觉他在撒谎。毕竟这是VIP病房,保安一向严密。

“楚少卿,这儿有监控,不信你可以查!”楚西爵知道没人能证明自己与苏挽青的清白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监控录像里。

楚少卿招了一下手,“白羽,照他的话做。”

白羽应了一声,带着俩人去了监控室。楚少卿伸手摸了摸挽青的身上,细腻光滑,只是那微微凸起的肚子……楚少卿心里真是倒了五味瓶,她是她的人,她怎么可以居然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。

此刻的楚少卿完全忘却了,苏挽青也是他的大嫂。“苏挽青,你才消失了多久,你就这么抵不住寂寞,这么迫切的想男人了吗?可我虽然丑一点,但是我也是男人,还是那方面不错的一个男人,如果你要,为什么不告诉我,我可以满足你!”

这么多人面前,楚少卿丝毫不给苏挽青留一点自尊。他鄙夷的说着,手依旧在苏挽青的身上游走着。

“楚少卿,我一直当你是个君子,可没想到你这么不明是非,我已经说过,我与楚西爵什么都没有发生,你为什么还要侮辱我!”

“孩子都有了,还需要我侮辱吗?”楚少卿大声的宣布道。此话一出,病房里瞬间乱成了一锅粥。

“苏小姐,请问您真的怀孕了吗?”

“苏小姐,请问您是未婚先孕吗?”

“苏小姐,请问您孩子的父亲是楚二少,还是楚三少?”

“苏小姐,请问您是想凭借这个孩子嫁入豪门吗?”

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,问的问题也一个比一个泼辣,似是想要获取更加劲爆的新闻。

苏挽青被质问的哑口无言,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哪个问题,好似每个问题都足以让她臭名远扬。

《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》第十六章颠倒黑白

这个铁笼里散发着难闻的腐臭味,还有动物粪便的味道,直熏得她眼泪直流。一丝光线都没有,脚下有些微的柔软,像铺了干草,草丛中不时发出悉悉索索的小动物钻动的声音,让她不敢坐下,干干地站了数个钟头。

腹中的孩子已经有四个月了,微微隆起的腹部变得光滑坚挺,像吃多了饭一样。长时间的站立令她很是吃不消,头上已经沁出细密的汗滴。努力地将身体重量移向撑在铁栏处的手上,不久前的一幕再次回归脑海。

楚少卿不仅打了她一巴掌,还要她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楚西爵的。他说得有多么光明正大,冠冕堂皇,说什么做错了事就应该承认,这样才会放过自己一马。她跟楚西爵从未越过那条线,为什么要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楚西爵的?

苏挽青生平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,她睁圆一对怒目勇敢地与他对视,就算自己会烧死在他的怒火中也再所不惜。“我再说一次,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楚西爵的,是你楚少卿的!”她充满着坚定,诚恳的眼神是那么的真实。

“你可以在那么多记者面前,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我,不就是因为我是楚炀栩的妻子吗。好吧,你就冲着我来吧,愿意的话,把我的命拿去!”

她无比愤怒地冲向他,要和他做一番殊死相斗,而最后,只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,被高高抛起,重重摔向墙角。

在尚未完全清醒的时候,她听到楚少卿满含怒火的命令。“给我押回去,关进笼子里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能去看她!”

就这样,她被关了进来。头顶因为撞击过墙面,还不时地发痛,苏挽青到现在都还理不清思路。她一惯都是乖巧而软弱的,面对着楚家老宅里上上下下人的欺负,尽可能地忍让,却为何会当着楚少卿的面发这样大的火?是因为有了他的孩子,而他却要她承认,这个孩子是楚西爵的!

不,这不是他的孩子,而是她的,她一个人的!

苏挽青紧紧搂着腹部,宣示着孩子的所有权,她的身体疲软得尤如压了几千斤重物,最终支持不住的她瘫倒在草堆上。头痛欲裂,身体因为曾经遭受过重创而难受极了。腹部鼓鼓的,冰冷冰冷,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袭来。

腹中的胎儿已经好久没动了,苏挽青不由得担心起来,会不会刚刚摔下来的时受到了影响,或者伤着了?她轻轻地拍打冷冰冰的腹部,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“孩子?”她艰难地轻呼,喉咙像着了火似的,难受极了。她的声音里透着嘶哑,语气里表明着虚弱,但整个人却是无比的焦急。

“孩子。”她再次呼唤,更重一些地拍打腹部。天啊,孩子如果出了事,如果……她不敢想象,整个身体伏在地面,只用头撞击着铁笼。

“我要出去!”她害怕极了,巨大的悲痛袭卷而来,眼泪哗哗地伴着冷汗滚下来,落入草丛,传来细小的泪滴落地的声音,越来越多……

就在她差不多要绝望的时候,听到了卡拉拉的拉门声,很快,眼前一亮,有人来了。

苏挽青闭紧眼睛,长时间的黑暗让她一时无法适应强烈的亮光。她的脸此时苍白如纸,尽显痛苦,搂着腹部的手在不断地颤抖,白了的唇也同样在抖。

“少爷派我来看你。”冷冷的,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,虽然闭着眼睛,但苏挽青听得出来,正是白羽的声音。

苏挽青迎着光线,勉强地睁开眼,白羽站在栏外她的头顶处,看到她狼狈的模样,平静如水的眼睛闪了闪,又归复平静。

“少……爷?”苏挽青的脑袋一时无法运转,她思索着这个被称为少爷的人到底是谁。

“是的,少爷。”

还是没有温度的声音,却起到了极好的提醒作用。苏挽青惨然一笑,哦,她想起来了。

白羽的少爷正是她的恶魔,一个时刻不忘将她置于水深火热中油煎锅炒的阎王,一个将她的自尊踩得支离破碎尸骨无存的撒旦!还是一个……她腹中孩子的父亲。

孩子?她再一次拍动腹部,肚子依旧冰冷,却出人意料地传来了细碎的蠕动。哦,它还在!松了一口气的洛映水长长一舒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显得诡异而神秘。

白羽继续冷着一张脸冰冷道,“大少奶奶,少爷希望您能承认自己的错,这样,他才会放了你。”

白羽的话让苏挽青忍不住加深了那个笑,她嘶哑的呵呵呵的声音响起在这狭小的空间,传来细微的回音。

这笑与其说是笑,倒不如说是在哭,大滴大滴的眼泪再度滑下,她狠狠地一捶笼杆,手腕传来尖锐的痛楚。

“大少奶奶,我觉得您应该承认。”白羽的眼睛盯在了她的小腹处,建议道。不过,马上遭到了苏挽青的拒绝。

“白羽,如果你没有做过的事,却有人硬逼着你承认,你会承认吗?”她无礼地反问着白羽,摆正身体,用绝望而坚定的目光盯着白羽冷若冰霜的脸庞,似乎想从这张脸上看出些什么。

“有时候,承认错误并不是因为错误本身,而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,大少奶奶的身体自己清楚,如果一直在这里呆下去,会对你所重视的东西造成极大的伤害,所以……”白羽没有再说下去。

苏挽青引种微微一颤。她的话,她的眼神……难道她相信这个孩子是楚少卿的?可作为楚少卿的司机,既然他都可以相信她,为什么楚少卿却始终不相信她呢?疑团升起,她紧张地盯着白羽的脸,注视着她眼中细小的动作。

但白羽早已收回目光,平静得如一块石头般站在那里。苏挽青想问清楚,于是便鼓起勇气问道,“你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”苏挽青不再愤怒,她试探着,就如淌水过河一般,谨慎得不敢错过红姐的哪怕一个细小的动作。

“大少奶奶,豪门家族,要学会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保。少爷不过让你承认错误,这样便可保住自己,当然,还有你想保护的别的东西。”意味深长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腹部,苏挽青下意识的腹部。白羽继续说道,“所以……,我想,聪明如你一定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。”

时间静止一般,苏挽青紧紧地盯了白羽足足一分钟,她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,并感受着孩子在腹中滑动的足迹……

白羽说得或许没错,承认错误于她,太残忍了一些,但对孩子,则是最好的保护。却忘了,楚西爵只是一个养子!苏挽青机械般地点点头,下定决心似的道:“好,我认错。”

苏挽青被带到了楚少卿的书房,他刚刚结束一场电视会谈,这会儿揪紧的眉头尚未放开,阴沉着面孔,若有所思地擎一杯红酒,细细品尝。

看到面色惨白,衣着不整的苏挽青,他的眼睛闪了闪,越过她,看向白羽。“怎么?”

“大少奶奶说她想清楚了,决定向您承认错误。”

就算比楚少卿年长不少,白羽依旧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。

“好,让她自己说!”身体一转,连同真皮沙发一起背对着白羽和苏挽青。白羽将苏挽青推推,向她示意。

虽然下定了决心,可真要亲自抹黑事实,说出违心的话来时,苏挽青还是感觉到了困难。她艰难地咽了半天的口水,最终才轻声道:“孩子……是……楚西爵的。”

“道歉!”背对着他们的身体发出这样的命令。

“我……”唇抿了再抿,手握了再握,眼眶中的泪倔强地不肯滑下。她强忍着眼泪,双唇轻启。“对……不起!”

挺直的脊背与谦卑的话语格格不入,她的整个身体在反抗,每个细胞在鸣冤,这一切,楚少卿都看不到。

“白羽。”楚少卿终于转回了身体,不曾再看她一眼。

“去医院找一个专业护士回来照顾大少奶奶,以后,大少奶奶的房间,闲人禁止进入!”摇摇手指,直接判了她死刑。苏挽青咽咽口水,想要争辩,却被白羽的一记目光所制止。

“以后,大少奶奶就不要出房门了。”挥一挥手,嫌恶般将他们支了出来。

苏挽青呆呆地站在自己的房间里,整个灵魂出鞘了般,只剩下一副空空的骨架。逃离了那个暗无天日的牢笼,现在,她进入到一个无底的地狱,而这地狱,正是自己挖下的。

她甚至开始后起悔来,后悔要承认这莫须有的罪名。楚少卿现在一定很开心吧,可以将她伤得体无完肤,他一定觉得解气极了吧。离开的白羽很快走了回来,手里端着一个盘子。

“吃饭吧,要活下去,总要吃的。”随手将盘子放在一个小桌子上,便转身走远。

“白羽,”苏挽青叫住了他,真心地道:“谢谢。”白羽连头都没有回,微微一点头,离开了她的视线。

拿起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餐食,本就没有胃口的苏完青,一口一口硬是塞进了嘴里,她知道,她的孩子的生命,需要这些吃的,来维系。

第16章结束

《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》第十七章孩子……没了

苏挽青现在已经分不清外面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了,也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,初秋的寒冷已经渐渐侵入身体,白天虽然有太阳,但是晚上就已经是需要盖被子的境地了。

现在苏挽青不仅手脚冰凉,而且又渴又饿,还止不住的发冷……

“不行,我要清醒着。不能睡着,不然会醒不来的。”苏挽青呐呐自语,努力不让自己睡着,但此刻她的神情已经模糊了,就在使劲提醒自己不要睡着的时候,意识还是抵挡不住身体,即将要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“不行了,我没有办法了。”苏挽青自嘲的想。楚少卿,如果有下次,我希望……我希望自己能够不再遇见你。

此刻的苏挽青已经晕过去,一滴泪从她的眼角划过,爱情之花,好像从不属于她……苏挽青替自己感到悲哀。还有自己的弟弟,苏琉澈……

等到苏挽青再醒来时,她的腹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隆起的地方。苏挽青颤抖的摸上了自己的肚子。她真的很热爱自己的生命,可是如果让她这样没有希望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苏挽青使劲摔碎柜子上的杯子,弯下身子,拿起一块玻璃碎片,便想扎进去的时候,半路却被一只手给截住。

楚少卿冰冷的脸看着她,他是没想到苏挽青会这么在乎那个孩子,他以为她不会太在意这个属于楚西爵的孩子,突然间他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好陌生,陌生得让他心里发寒。

手腕上的鲜血在流淌,鲜红的刺疼了他的眼睛,她这么激烈的反驳就是为了那个楚西爵的孩子,就是为了离开他。

她一直在说他心狠,却从来不知道她自己比他还要狠!苏挽青,你的无情,让我害怕心寒……“想死?想都别想!”他目光喷火的看她,无情的告诉她这招对他没用。

苏挽青虚弱的扬起嘴角,“只要你不放开我,我就一天就不会消停,只要我不死以后这种场面你可以见到很多次。”

“你在威胁我?”他拿起她刚才扔在地上的衣服给她擦血,暗红的伤口让他眉头一皱,伤口挺深的。这种愚蠢的事情她也做得出来,果然很贱。

“苏挽青,你就这么在乎那个孩子?”楚少卿忽然放低声音,语气也变得亲和起来。苏挽青抬起头对上楚少卿的目光,虽然脸色甚是惨白,但神情却足够坚定的说道,“是!”

苏挽青的回答,显然不是楚少卿想要的答案。苏挽青的坚持无形的打了楚少卿一巴掌,楚少卿怎么也没想到在苏挽青心目中,自己的好弟弟竟如此的重要。

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以后,就别再打扰对方了,这次,我放你走。”

关于苏挽青楚少卿的小说《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《苏挽青楚少卿小说全文-偷爱欢情薄情总裁契约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