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洛展夏晓敏小说全文-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钟洛展夏晓敏小说全文-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

时间: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作者:潘多拉

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钟洛展夏晓敏小说

精品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小说在线阅读,作者潘多拉原创作品现代言情类,主角钟洛展夏晓敏,本文潘多拉大结局值得期待。内容试读:莫名被结婚?OK,她认了,可是被诬陷赶出来是几个意思?这个梁子她结了!势必要攒够钱跟这个没有风度的男人离婚!自此,她的人生一团糟糕,尤其是在遇到那个毁了她清白还想用钱羞辱她的男人,变得更加地脱离她......

钟洛展夏晓敏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全文免费阅读

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第十五章不苟言笑

刚说完,夏晓敏又急忙喊住他,“不对,你刚刚是让她拿一份文件,不是两份。”

听到他在电话里骂人,夏晓敏想起他凶凶的样子,努了努嘴,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醒他。

“是吗?”为什么他记得是两份?

夏晓敏听到他的质疑,忙说道:“当然是了,一定是你太忙了记错了。”

钟洛展想了想,真的是没印象了,暂时相信了夏晓敏的话,让秘书先下去。

“云响还没来?”钟洛展停下了手里的事情,问道。

夏晓敏抬头,狭长的走廊那头,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向她走来。

“你助理到了,我挂电话了。”夏晓敏小声说道,心里却是有些期待的,却说不清楚期待什么。

“嗯。”说完,钟洛展就挂断了电话。

怔怔看着手机,夏晓敏终于明白了自己在期待什么。

她期待的,是一句带着温度的“好,再见”。

夏晓敏揣好手机,头顶传来冰冷的声音:“夏小姐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夏晓敏被云响送上了车,一路上,云响都没有说过一句话,板着脸不苟言笑。

“你叫云响啊?”夏晓敏觉得太过沉闷了,就想找点话题聊聊。

“嗯。”淡淡的一声,要不是车里够安静,夏晓敏觉得她一定听不见。

“可不可以打开广播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能开窗吗?”

“能。”

……

夏晓敏彻底被这个叫云响的人打败了,他是冰人吧?怎么可以对人冷漠到这个份上?难怪会是钟洛展的助理,要不是两个人长相有差别,她还以为他们是双胞胎兄弟。

“夏小姐,到了。”云响下车,走到夏晓敏那边打开了门。

“哦。”夏晓敏下了车,见云响要走,急忙说道:“等等。”

“夏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“那个,谢谢你。还有……帮我谢谢钟总。”夏晓敏露出了一个笑容,“还有啊,别和你老板一样,平时应该多笑笑的。”

云响看了一眼夏晓敏,仍旧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然后就掉头离开。

夏晓敏皱了皱眉,果然是对牛弹琴,转身进了宿舍。

“陆妮,我回来了。”夏晓敏一进门就大声喊道。

陆妮从房间里走出来,“晓敏,你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陆妮,你怎么了?怎么满头大汗的?发生什么事了?”夏晓敏见她这样,好心的上前要去给她擦汗。

“没事,我……我保持体形,刚才运动了一下。你怎么回来了?不是值班吗?”陆妮心不在焉的晃着自己的双臂,走到沙发上坐下。

“哦,出了点状况。对了,陆妮你以后自己值班时要小心一点,我刚才发现酒店里有个黑影跟着我呢。”

“真的啊?那你有没有怎么样?”陆妮一脸担忧的问道。

夏晓敏心中感动,至少还有陆妮是担心她的,也不管陆妮身上多黏糊,一把抱住了她,呜呜呜的说道:“陆妮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陆妮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我没事啦。”

陆妮拍拍她的手,示意她先把自己给放开,“嗯,没事就好。那你怎么回来了?”

夏晓敏放开陆妮,走到厨房去倒了一杯水,边喝边说道:“你不知道,那个黑影竟然不怕死的还想跟着我,幸好我急中生智,打电话给钟洛展,他估计怕了,所以就跑了。”

陆妮放在两边的小手暗暗握紧,扬起笑脸问道:“所以,送你回来的是钟总咯?”

“当然不是,是他的助理。你知道吗?他助理根本就是‘钟洛展翻版’,简直和钟洛展一样是面瘫。”夏晓敏开心的笑着,。

陆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心里虽然嫉妒,可还是语气平和地说道:“晓敏,钟总对你可真好。”

“哪有?”夏晓敏才不觉得,那个大色狼、人渣,少欺负欺负她就不错了,不过……今天还真应该谢谢他。

陆妮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,“怎么不好了?有谁能这么大的面子,让钟总的助理送回来?这次的晋升评比我也不用比了,肯定是你晋升。”

看着陆妮神伤的样子,夏晓敏想起晋升评比只有一个名额,安慰陆妮说:“谁说啊,你的厨艺比我好多了,师傅都常常夸你比我有天分,这次啊,一定是你晋升。”

陆妮却不这么想,看着夏晓敏的一脸笑意,心中有了另外一个解释:夏晓敏,你都去做钟洛展的情妇了,自然不会在意这样的晋升。

“好了,我好困,洗洗睡了。”神经粗大条的夏晓敏根本没发觉陆妮眼神有异,拍拍陆妮的手,示意她也早点睡吧。

两个人互道了晚安。

夏晓敏洗完澡,趴在床上点着这几天挣来的钱,才发现离自己的目标远远不够。

失望的叹了一口气,她转身平躺望着天花板,开始想各种可以赚钱的办法,可是想来想去,好像都没有去酒吧赚的多。

好,就去酒吧!自己当心一点就是了。

……

此时,办公室里的钟洛展,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豪尔酒店的方向,手中的水晶杯里盛着1982年的拉菲,慢慢地摇晃着。

“钟总,我回来了。”云响一开门,就看到了自己老板的背影。

“送回去了?”钟洛展转眸看向云响。

“是。”

钟洛展嗯了一声,神色深沉了许多,“去调查一下,看看今晚上是谁。”

淡淡的吩咐后,钟洛展举起酒杯,抿了一口手中的酒。

涩涩的,带着点甘甜。

“我马上去查。”云响退出办公室。

钟洛展再度转身,盯着夜幕下高耸入云的豪尔酒店。

客人噎着引起媒体轰动、酒店深夜里出现可疑人物,这些都不是巧合,而是有人在幕后推波助澜。

钟洛展明白,那深埋于地下的暗潮涌动,将一点点被掀起,最后汹涌泛滥。

而他,从来不惧怕任何挑战。

因为,他从来不知道失败的滋味。

第二天下班之后,夏晓敏匆匆赶回宿舍换了衣服,就去了原先工作的酒吧。

一开始的时候,那里的老板不敢再用她,可是实在受不了夏晓敏的苦苦哀求,最后只能答应把她留下来。

但是老板说得明白,夏晓敏要是再惹一些事情出来,立刻走人!

夏晓敏开始长了心眼,尽量和客人保持距离,送完酒就立刻离开。

“哟,这个小妹长的不错啊!”

夏晓敏送一扎啤酒到比较偏的一桌,刚把酒放下,就感觉到有人趁机摸了她的手。

夏晓敏嫌弃地抽回自己的手,想着不要惹事,也没多计较,转身就要走。

“站住!”坐在最边上的肥头大耳的男人,一把搂住了她的腰,“说吧,你要一个晚上多少钱?”

“我只是来送酒的,请您自重。”夏晓敏忍住心底的厌恶,掰开了那只猪手。

男人愤怒了,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当自己是什么?卖酒和卖身哪个不是卖,装什么清高!”说完,就一把拉住了夏晓敏,将一杯酒直接灌入她的嘴巴。

砰!砰!

她手里正准备收走的空酒杯掉落在地,发出一连串响声。

夏晓敏挣扎着,酒洒了她满脸,酒杯也磕得她牙齿直响。

这桌的其他几客人开始和肥头大耳一起起哄,激动地纷纷站起来。

酒瓶碰撞声和男人们的嘲笑声并没有被喧闹的音乐声掩盖,夏晓敏瞬间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不怀好意的眼神。

“你们……放开……”奋力一推,夏晓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把拉着她的那个男人给推开了。

夏晓敏知道不能把事情弄大否则工作就真的保不住了!狠狠瞪了他们一眼,夏晓敏扭头就走,却重心不稳,撞进了一个怀抱,“啊!”

抬头,是钟洛展阴沉的脸。

怎么会是他?

夏晓敏吓得后退了一步,却被眼前的人伸手一拉,揽进了他的怀抱里。

那不容抗拒的强势,让夏晓敏一时眼晕,竟忘记了挣扎。

不用看,夏晓敏也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的怒气。

“砰……!”

夏晓敏看到钟洛展将一个酒瓶砸碎,把带着锋利边缘的玻璃瓶扔在了那个肥猪的面前,惊得肥猪浑身一抖。

“钟……钟……”肥猪显然认出了这个在景城叱咤风云的人物,舌头打结到话都说不清楚。

钟洛展的眼底划过一层层的寒冰,斜斜勾起唇角,眼神变得阴鸷:“既然认得我,就该知道得罪我的下场!你刚才用那只手摸了我的女人?”

他的声音不大,却吓得周边的人都不敢说一句话。

而夏晓敏,早已经被他那句话给震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
他说,我的女人……

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很莫名,但是似乎又淌着一些暖意,让她脑袋一片混乱。

微微侧头,才看见,他的眼中迸射出熊熊烈火,像是要把这个酒吧焚烧殆尽。

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钟洛展,夏晓敏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一下,却被钟洛展紧紧搂着,一动也动不了。

“钟总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对不起……”肥猪“砰”一声跪在了地上,就差磕头求饶了。

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第十六章不寒而栗

钟洛展仿若未见,眼神停留在尖利的碎酒瓶上,“你该知道怎么做。”

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,没有怒气,没有威胁,可偏偏让人听了不寒而栗。

肥猪咬了咬牙,拿过碎酒瓶,猛地闭上眼睛,像是豁出去一般,将酒瓶插向自己的手背,顿时血流不止。

“啊!”夏晓敏猛地惊叫一声。

如此残忍血腥的一幕,让她不禁瑟瑟发抖。

钟洛展及时遮住了她的眼睛,对身旁的云响说,“把她带出去。”

云响看了一眼钟洛展,“钟总,您……”

钟洛展狠狠瞪了云响一眼,“还不快去?”

“是。”云响不敢违抗,只好护着夏晓敏离开。

钟洛展等到夏晓敏走出酒吧之后,转身一脚踢在了肥猪身上,一拳拳揍了上去,“你找死也跟本少爷滚远一点!敢动我的女人,废了一只手都不够解恨!”

一时间,场面混乱不堪,而那个肥猪手背上,鲜血淋漓,血肉模糊。而他早已经痛得泪流不止,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。

“钟总,我真的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她……是……您的……女人……”

“不知道?那我就让你好好知道知道!”钟洛展一脚将桌上的东西踹翻,拽起那个肥猪的领子,重重摔了上去。

“啊!”

“天哪!”

周围响起一阵唏嘘,钟洛展扭头,一双黑眸之中全是怒气,“看什么看?全给我滚!”

酒吧里的客人四下逃窜。

酒吧门口,夏晓敏看着跑出来的客人,心里一片慌乱,问云响:“他在里面干什么?”

“夏小姐不用担心,老板有分寸的。”话虽这样说,云响还是暗暗皱了眉头。

夏晓敏越想越不安,趁着云响晃神之际,冲了进去。

眼前的一切让她想要呕吐,之前对她动手动脚的人倒在血泊中,而那个肥猪正被钟洛展踩在脚下。

“左眼,还是右眼,你自己选。”钟洛展手里拿着半截酒瓶,整个人都靠了过去,在肥猪两只眼睛之间晃来晃去,声音里尽是嘲弄。

“钟总,饶命……”

什么左眼,右眼的?他想干什么?

夏晓敏冲过去一把拉住了钟洛展,“你在干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冲动!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闲事,你把人放了!”

把人放了?钟洛展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她,“他刚才要吃你豆腐,你竟然说放了他?伤害你的人都要受到惩罚!”

“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?钟洛展,你才是那个真正伤害我的人!”夏晓敏大吼出来,那个肥猪不过是摸了她一下,可他呢?他是强占她身体的罪魁祸首!

“夏晓敏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钟洛展气结,脚还踩在肥猪的胸口,难以置信地瞪着夏晓敏。

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?他是她丈夫,是她合法的丈夫!

“我怎么没有资格?全天下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!”钟洛展快要被这个女人气疯了!

“自以为是!”夏晓敏扭过头,看到那个肥猪一身狼藉,又回头看着钟洛展,“把人放了,我不需要你来为我出头!我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……唔。”

接下来的话,被钟洛展恶意地堵了回去!

他的吻来的又急又凶,充满惩罚的意味,用力吸吮。

夏晓敏推拒着,却被他紧紧禁锢在怀里,由他带着往后退。

重重地靠在了墙壁上,夏晓敏吃痛地低呼一声,钟洛展便趁机袭卷了她口中的甜美芳香,吻如狂风骤雨一般粗重地落下。

夏晓敏的理智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搅的天翻地覆,思绪混乱。

“夏晓敏,你要再说一句,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。”

放开她,钟洛展恶狠狠地警告,眉间拧出一个川字!

没有钟洛展的话,肥猪不敢走,战战兢兢萎缩在那里,偷偷瞄了几眼墙角的钟洛展和夏晓敏。

钟洛展的女人不是那个女明星林熙瑶吗?什么时候变成这个女人了?对于钟洛展来说,这女人不嫌太素了吗?

想着,肥猪不禁疑惑地盯着夏晓敏。

“两只眼睛都不想要了?!”回头的钟洛展正好看到了那个肥猪男人的眼神,怒火冲上心头,又踹了他几脚。

手臂被人拉住,钟洛展往后看,是夏晓敏!愤怒地拧眉扫了肥猪一眼,“还不快滚!”

他不想放过他的!可是看到夏晓敏眼睛的惊慌,他妥协了。

肥猪对着钟洛展和夏晓敏千恩万谢,却是吓到了夏晓敏,她下意识往钟洛展身后躲。

“走。”粗鲁地抓住夏晓敏的手腕,钟洛展拽着她离开了酒吧。

云响在门口候着,见到钟洛展出来,赶紧走上前,提醒道:“钟总,还有股东在包厢等着您。”

钟洛展嗯了一声,低眸看了一眼夏晓敏,那眼神像是要杀了她一样。推开云响,钟洛展拽着夏晓敏就走。

“钟总……”云响无奈叹气,这是第二次,老板为了这个夏晓敏,扔下了正在招待的股东。

“你去忙好了,我自己可以回家。”夏晓敏避开他阴鸷的眼神,挣扎着想要拽回自己的手。

钟洛展不理她,手腕扣得更紧,拽着她径直走向自己的爱车。

打开车门,蛮横地将夏晓敏塞进车里,钟洛展从另外一边上车。

“那个,你不会喝了酒吧?”夏晓敏干笑了两声,说道:“酒驾是违法的。”

扭头看着夏晓敏,那眼神冷的可以杀人。夏晓敏立刻识相的闭嘴。

刚才的那一幕,让夏晓敏知道,钟洛展想要弄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之前的一切威胁不过是和她小打小闹而已,要是真的得罪了他,恐怕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钟洛展看着突然不说话的夏晓敏,冷眸一沉,“夏晓敏,你在怕我?”

抬眸对上他的视线,他的眼很深沉,看不出什么情绪,却足以让夏晓敏感觉到压迫感。

眼前又一次浮现出那个肥猪落荒而逃的样子,夏晓敏闭上眼睛,想要否认,却被突然而来的吻惊的睁开了眼睛。

他这是闹怎样,怎么吻她吻上瘾了?

夏晓敏愤怒挣扎,拼命地捶打钟洛展。她不要做任人捏扁揉圆的面团!

然而男女有别,她那浑身的力气却丝毫不能影响他。

“你要再动一下,我保证你待会儿下不了车。”他的手没有停止在她的背后撩拨,张开长眸扫了她一眼,又闭眼继续索吻。

夏晓敏却被他一句话吓得一动不敢动。

下不了车……他是要打断自己腿的意思吗?

钟洛展的唇瓣在她的耳根轻轻撕磨,下腹腾升起一簇簇的火焰,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烧光。

可恶!明明知道该死的她只爱钱,要不也不会又跑到酒吧来找男人,可他却禁不住想要她,一次又一次!

钟洛展的声音变得嘶哑,双眸里闪着迷醉与无奈,“说吧,你要多少钱一晚?”

王八蛋!这是什么话?!

夏晓敏牙齿咬的咯咯作响,想要推开他,可他就像是定在她的身上一样,怎么推都推不开。

“对,我的确需要钱,可我还不会因为钱去出卖自己的身体!”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的救自己,原来他和那些想要揩油的男人一样无耻!

心口闷闷的,夏晓敏忍不住,又补了一句,“你这样的行为,让我鄙视你!”

鄙视他?钟洛展心里冷笑,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可笑?现在是她出来卖被抓了个正行,还理直气壮的装什么清高?

“10万?”钟洛展冷漠开口,起身离开了她一些,带着挑衅的意味抬头看着她。

夏晓敏不说话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怒瞪着他。

“20万?”钟洛展再接再厉。

夏晓敏终于忍无可忍,“我呸,你这个无赖。我结婚了,不是出来卖的!”

被喷了一脸口水的钟洛展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在黑暗中缓缓弯起唇角。

不错,看来她还记得自己是有夫之妇。

夏晓敏狠狠剜了钟洛展一眼,却被他用力扣住了下巴,被迫看着他的俊美而阴翳的脸。

警惕地盯着这个随时会变成大灰狼的男人,夏晓敏连粗气都不敢喘一下。死死攥住自己胸前的衣领,在心里深刻地问候了他的祖上八辈!

她不知道钟洛展到底要做什么,却感受到他喷在自己脸上的灼热呼吸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

在钟洛展的商人眼里,世上没有无价之宝,只要超过对方的心理预期价格,就没有做不成的交易。

钟洛展忽然想知道,夏晓敏的底线在哪里。

“100万?”钟洛展缓缓开口。

夏晓敏从来没见过他如此魅惑的样子,黑暗中唯有他的双眸深邃闪烁,绽放着波澜不明的光辉,像是擎满一弯月色的湖面,又似散落于黑色绒缎上的点点宝石。

夏晓敏的视线僵直,神色也变得迷离。她靠着仅有的一丝理智,猛地摇了摇头。

直觉告诉她,说不定钟洛展早已经画好了一个美丽的陷阱,就等着她跳进去。

不,夏晓敏才不会那么傻呢!

猛地仰头,夏晓敏狠狠地咬了钟洛展的鼻子。千万不要小瞧她!

“啊……”钟洛展惊诧地向后躲避,拼命控制住自己下意识想要挥开她的手,生怕挥手之间会打到她。

然而保全了夏晓敏,钟洛展的鼻子却未能幸免。

第16章结束

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第十七章大脑缺氧

“你属狗呀,牙真锋利!”钟洛展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夏晓敏向着车门缩了缩,和扶着鼻头的钟洛展保持距离,朝着他故作镇定地竖起手指:“我警告你啊,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,我一定会告你!”

“告我?”钟洛展何尝被人威胁过,脸色当即阴翳下来,看着夏晓敏的黑眸也愈发深邃。

空气仿佛瞬间被抽干了,夏晓敏觉得自己有些大脑缺氧,混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。

完了完了,怎么又把他惹恼了!他是不是又要用酒店的人的安危来威胁她了?

忽然想到刚才那些恶徒的下场,万一钟洛展也对酒店的人下手……

夏晓敏暗暗攥住真皮坐垫,以此维持自己的淡定,但是一颗小心脏早就扑通扑通跳着,已经冲到嗓子眼了。

瞥见她的小动作,钟洛展心底暗笑。起身坐好,他随意扯掉领带,扔在后座上,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金卡,丢在夏晓敏的怀里。

“下班之后来我的别墅做佣人,照料我的起居。包吃包住,一个月3000万元。”

大boss不容拒绝地下达命令,视线平行移动,斜斜盯着夏晓敏的反应。

包吃包住,还一个月3000万元,这是天上掉馅饼了吧?夏晓敏宁可相信有鬼,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好事!

可是如果拒绝了,钟洛展会不会再度怒气冲天,殃及酒店的人?

夏晓敏犹豫不决,看着搭在自己胸前的黑金卡,既不敢拿,也不敢还回去。

半晌,她才撞着胆子问钟洛展,“确定只是做女佣,没有其他服务要求?”

钟洛展鄙夷地将她的小身板上下打量,“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?”顿了顿,钟洛展不耐烦地催促,“没有其他服务要求。一句话,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纤细的手指探向黑金卡,夏晓敏将它捏住、握紧,咬了咬牙,“好,我答应。但你要是有不合道理的要求,我一定会告你!”

夏晓敏并没有察觉,就在她收了黑金卡的同时,钟洛展的眉头深深蹙起。喜悦与气愤这两种心情交织在钟洛展的心里,两股力量势均力敌,打得难解难分。

夏晓敏,你果然是个爱财的女人!

可是就算你贪慕富贵,也不能有点基本的辨识能力吗?!

一个肯给你这么多钱只做家务的男人,怎么会没有点别的想法呢?

钟洛展狠狠咬牙,他钟洛展的老婆,只要一天没被休,就要有识人的本领,怎么也不能太笨了,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!这样传出去了,他面子往哪搁?

他心中决定,等夏晓敏进了别墅,该吃的豆腐还是要照吃不误!该耍的无赖,一定要狠狠的耍!总要给这个傻丫头点教训,告诉她不要随便相信男人!

钟洛展的唇角不易察觉地勾起,却被夏晓敏敏感地捕捉到了。

“你笑什么?”夏晓敏不知道他心里的算盘,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。

钟洛展横她一眼,“我没笑。”

夏晓敏自讨没趣地把脸别一边,再也不理他了。

钟洛展看着她喜怒都写在脸上的单纯样子,暗暗收敛了笑意。

真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拜金女!

司机按照云响的吩咐匆匆赶来,打开车门,坐进驾驶位。

“回家。”钟洛展言简意赅地告诉司机目的地。

夏晓敏急忙提出意见,“等一下,请送我回宿舍吧。我回去取些衣物就回来。”

“不必。”钟洛展打断她的话,高冷地对司机说,“去超市。”

夏晓敏才不干呢,“女佣不负责陪逛街吧……”

钟洛展咬牙,这个女人,不把他气死是不罢休了对吧?

“给你买东西。”冷冷抛了一句,钟洛展闭上眼睛,背靠座椅,不再理会这个聒噪的女人。

夏晓敏悻悻地将视线看向窗外。天价女佣生活,今天就要开始了呢。

二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超市的停车场上。

夏晓敏伸手推开车门,回头对钟洛展说:“我去买了就回来,你们在这里等我就好。”

毕竟要买的都是女生私密的东西,而且,夏晓敏才不要让别人看见她和钟洛展一起逛街呢。

可是她的提议明显无效,因为钟洛展已经率先一步下了车,走到她前面赏她个背影欣赏,“有人结账不好吗。走吧,动作快点。”

夏晓敏无奈,只好跟上去。谁叫人家是发工资的金主呢!

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,夏晓敏都要挑花眼了。

钟洛展和夏晓敏并肩走着,虽然是夏晓敏自己推购物车,但在外人眼里,他们逃不了被人误以为是情侣的命运。

耳畔不时传出各种按耐不住的尖叫和窃窃私语,造成这种噪声的根源就是钟洛展。

“哇,你快看,那边那个男人好帅啊。”

“是啊,他是不是明星啊?怎么能这么帅?”

“不是吧,不如我们去找他要电话号码吧?”

“你没看到他旁边有女朋友呀?”

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让夏晓敏脸一阵白一阵红的。什么女朋友?鬼才做他的女朋友!

而钟洛展却用一种低到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,自豪与自恋地问道:“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福?”

夏晓敏眼皮都不抬一下,意思很明显,少自作多情。

钟洛展也不恼,反而高深莫测地盯着货架上的商品。

夏晓敏绝对猜不到,这是大boss第一次逛超市。平时钟洛展家里采购的任务都是由下人做的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逛超市是何等体验。

不一会儿,一大群女学生跟在他的身后,激动地窃窃私语,眼底呈心形。

怎么有种西游记里大王身后跟着一大推小喽喽的感觉?夏晓敏笑出声来,余光看到自己旁边正好是一个书架,目光一下就被其中的一本法式菜谱吸引了。

哇,好精致的点心。夏晓敏两眼放光,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,却没有发现自己和钟洛展已然走了两个方向。

钟洛展回来找夏晓敏的时候,就看到她一脸陶醉地看着书里的菜品,表情柔和,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。

钟洛展心中微微一动,向她走去。

“这么喜欢法国菜?”

夏晓敏被他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,慌忙地放下手里的书,闷闷地嗯了一声。

抬起头,夏晓敏才发现被自己遗忘的购物车被钟洛展推了回来,里面装满各种女士用品。

夏晓敏有些诧异,这些生活用品都是这个饭来张口、衣来伸手的钟洛展挑的?没想到他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。

不过,夏晓敏的表情很快就坍塌了,她抽了抽唇角,拎起购物车里的一件黑色吊带低胸蕾丝裙,“这个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钟洛展理所当然地回答:"女佣专属工作服。"

你大爷的工作服!

夏晓敏才不会迎合他这么变态的嗜好:“谁爱穿谁穿,反正你别想我会穿!”

钟洛展暗暗勾起唇角,他故意挑了这条裙子,就是为了看她跳脚的样子。

如今满意了,钟洛展先前对这个拜金女的愤怒与不悦少了几分,面容舒展了不少。

走到她的身边,钟洛展拿起了她刚才放下的那本书,随意的翻了几页,又问了一遍,“这么喜欢法国菜?”

“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喜欢了。”话虽这样说,可是夏晓敏的眼睛却时不时的往菜谱上瞄。

她不是不喜欢,而是不想让钟洛展知道她喜欢,因为如果让钟洛展知道了,一定会嘲笑她中餐还没做明白,还惦记学法餐!

“喜欢就买。”钟洛展直接将菜谱扔进了购物车里。

他的动作虽然粗鲁,可是看在夏晓敏的眼里却是暖暖的,甚至有点惊喜和感动。

钟洛展心想,这个女人也太好哄了吧?

看着钟洛展结账的时候把菜谱也一起算了进去,夏晓敏心里难言兴奋之意,也不管他给她买的那些东西合不合适,直接拿起菜谱,一路看了起来。

推购物车的任务,就这样被甩给了大boss,小女佣却乐颠颠的走在后面。

钟洛展第一次没有介意自己充当了女佣的推车助理,他怕夏晓敏掉队,不禁放慢了脚步。

司机看到他们从超市出来,赶紧上前拿走了钟洛展手里的袋子,心里嘀咕,少爷什么时候自己拎过东西了?看来这个夏小姐,不简单啊!

“我可以把厨房借给你。”钟洛展突然冒了一句话出来。

正在看书的夏晓敏停下脚步,回头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钟洛展白了她一眼,“没听见算了。”

夏晓敏却是不依,跑回他的身边,拽住他的袖子追问道:“你刚才是不是说可以把厨房借给我?”

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她竟然在对钟洛展撒娇。

钟洛展低眸看了夏晓敏一眼,她眼里的期待让钟洛展忍不住要逗逗她。

“要用厨房可以,把我伺候好了就给你用。”钟洛展边说边慢慢向夏晓敏靠近,然后在她唇边一公分的地方停下,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小脸上:“伺候不好,一切免谈。”

夏晓敏气急,奈何他靠的太近,只要她稍微那么一动,两个人的嘴就要贴在一起了。

她不敢乱动,只好在心里骂他,钟洛展你大爷的,就说你没这么好心!

关于钟洛展夏晓敏的小说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《钟洛展夏晓敏小说全文-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完整目录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