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免费在线阅读by潘多拉

精彩小说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免费在线阅读by潘多拉

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

时间: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作者:潘多拉

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钟洛展夏晓敏小说

强力推荐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潘多拉现代言情小说,主角钟洛展夏晓敏,(潘多拉)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免费在线阅读。小说讲述了:莫名被结婚?OK,她认了,可是被诬陷赶出来是几个意思?这个梁子她结了!势必要攒够钱跟这个没有风度的男人离婚!自此,她的人生一团糟糕,尤其是在遇到那个毁了她清白还想用钱羞辱她的男人,变得更加地脱离她......

钟洛展夏晓敏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全文免费阅读

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第十八章没有佣人

回到别墅之后,夏晓敏发现这里还是没有佣人,不禁觉得奇怪,这么大的房子他一个人住?而且,平时都谁给他做饭?打扫卫生?莫非是林熙瑶?

“想什么呢?赶紧开始干活。”钟洛展走过夏晓敏的身边,豪不怜香惜玉地朝着她的头顶敲了一记。

夏晓敏伸手捂着脑袋,看了看四周,问道:“这里就我一个佣人?”

“不然你以为我想不开,请这么多个三千万?”钟洛展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打开电视机。

“那你总该告诉我打扫工具在哪里吧?”

“自己找。”

夏晓敏觉得,他这样的大少爷肯定是不知道,于是决定自力更生,还是靠自己最好。

上上下下找了一圈终于把东西都给找齐全了,接着就是扫地、拖地、擦家具……各个角落打扫了一遍才发现这里还是挺干净的。

看着夏晓敏忙活的身影,钟洛展不自觉的笑了,突然觉得他在车上时偷偷安排了把佣人全部放假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“夏晓敏,你想饿死我啊!”

夏晓敏才收拾好,就听到了钟洛展狼嚎的声音。

本来在酒吧上班就累的半死,现在更是要累瘫了,奈何如果不做的话,谁知道这个男人又要干出什么事情来?

夏晓敏只好放弃休息的奢望,走进厨房看了一下可以做什么。

很快,三菜一汤就上了桌。

“就这四个?”钟洛展一脸嫌弃。

“这还不够你吃?”夏晓敏心想,这都够她跟陆妮吃三四天了。

“我怕最后能吃的就只有一个。”钟洛展抽出椅子坐下。

审视了一下这四个菜,钟洛展拿起筷子先舀了一碗汤出来,喝了一口就把勺子和碗一起扔了,抬头瞪着夏晓敏,“厨房没盐吗?”

“有啊。”夏晓敏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。

“清清淡淡的,怎么喝?”

“那这个红烧鱼总不会淡了,你试试。”夏晓敏忍着没发脾气。

“我不吃红烧的。”钟洛展将红烧鱼推远了一点。

“那你吃那个番茄炒蛋。”

“番茄太酸,不吃。”

“青菜总吃了吧?”夏晓敏快要发飙了,做给他吃他还挑三拣四。

“不爱吃。”

夏晓敏火了,将三菜一汤统统收回了厨房。

爱吃不吃,谁管你。

“你还想不想用烤炉了?还想不想学做西式糕点了?”钟洛展倚在椅子上,准备看着夏晓敏发怒的样子。

不想,她竟然转身过来,敛住怒气,对着钟洛展客客气气的问道:“请问钟总有什么忌口的?我一定牢牢记得,这就给您重做。”

她的语气谦卑温柔,微微笑着,一点都不像生气的样子,让钟洛展一时之间有些不自在,心想,她是吃错药了吧?这样都不生气?

“放着吧,我去洗澡,等等吃。”

钟洛展开口,声音就像是恩赐一般,然后起身上楼。

夏晓敏对着他的背影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坐下来尝了几口,明明就很好吃,他不吃,是他的损失。

想着,夏晓敏正要去盛饭吃,就听到钟洛展阴魂不散的声音。

“夏晓敏,我没拿内衣!”

夏晓敏假装没听见,继续进她的厨房。

“夏晓敏,听见没有,给我内衣!”

混蛋!他是男的,怎么给他拿?夏晓敏恨得牙痒痒,却还是只能转身上楼,去了他的房间拿了他的内衣。

走到浴室门口,夏晓敏犹豫了。

“夏晓敏,你人死啦?”

听到他的声音,夏晓敏脑子一懵,推门进去。

“啊……”夏晓敏赶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“你……你怎么不穿衣服啊?”

“衣服不在你手里吗?再说了,你不都看过了吗?有什么好遮的!”说完,钟洛展一把扯下了夏晓敏遮住眼睛的手。

“啊!”又是一声尖叫,可是手被钟洛展抓着,她想闭眼,可是看到他完美的身材之后,竟然愣掉了。

这个暴露狂,身材竟然这么好!

钟洛展也不去提醒她,只是挂着魅惑的笑意,唇角弯起俊美的弧度。

夏晓敏的小脸陡然升温,她竟然回想起自己被人下药后的一幕幕。

她好像对钟洛展主动投怀送抱……

而钟洛展对她的爱抚和亲吻让她不由自主的颤栗……

想着这一切,夏晓敏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中毒一样,乱糟糟的。

她一定是疯了!

一定是疯了!

“怎么,嘴上说着不看,眼睛却一眨不眨。夏晓敏,你很不诚实啊。”

钟洛展忽然俯身,指尖轻柔缓慢地划过她的脸颊,像一根柔软的羽毛,来回撩拨着她的意志。

夏晓敏觉得心口痒痒的,好像有什么被压制的渴望在蠢蠢欲动。

洗完澡的芬芳和热气在两人周围萦绕,气氛陡然升温,夏晓敏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一般的难受,心跳加速,呼吸有些不顺。

从他的指尖挣脱出来,夏晓敏一边后退,一边伸手摸索着浴室的门。

钟洛展看着她略显平坦的胸口微微起伏着,带着某种无可救药的致命吸引,让他再度俯身凑近了夏晓敏。

这个女人霸占了自己的第一次,却还浑然不觉,甚至理直气壮的以为只有自己才是受害者。

眸光落在她玫瑰色的唇瓣上,钟洛展喉头耸动。

她的清甜,是他一直以来念念不忘的眷恋,钟洛展慢慢靠近她的唇瓣……

“啪……!”

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浴室上空,钟洛展的右面脸颊很快就有五个手指印若隐若现。

回头,看到夏晓敏一脸愤怒,粗重的喘着气。

夏晓敏这一刻,才意识到了这个男人的危险性。

她不该这么笨的,怎么可以相信他的话?他可以霸占她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……

他根本就是个禽兽!

匆忙转身跑出浴室,夏晓敏“蹬蹬蹬”的飞快下楼,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,夏晓敏一心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。

终于,她拎起自己的包,就要开门离开。

“砰!”门被重重关上。

夏晓敏被按倒在门板上,面前,是钟洛展还未来得及穿衣的精壮胸膛。

“你……你要……干……什么?”夏晓敏结巴了。

是的,她害怕,是她自己走进了狼窝,是她误以为钟洛展至少会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,可原来,她低估了这个男人。

“卡我还给你,你放过我!”夏晓敏低头去翻自己的包,将钟洛展之前给她的黑金卡拿了出来,抬眸对上他视线的一刻,却懵了。

他的眼里没有情……欲!

“夏晓敏,你会不会想太多?”钟洛展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卡,对于她这样的表现很满意。

难道他并没有想要……

“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不要轻易相信男人的话!”钟洛展轻声在她耳边呢喃。

“包括你吗?”夏晓敏无意识的问出了这句话。

钟洛展心里一怔,随即放开她,转身走到餐桌边,声音不大,却足以让夏晓敏听见,“包括我。”

夏晓敏抬头看着他穿衣的背影,有些迷茫。

他做这一切就是想要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吗?夏晓敏不懂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

想到刚才被撞见身体的是他,被打的人也是他,夏晓敏垂下头,挣扎了好一会儿,才打消了想要和他道歉的念头。

哼,谁要他自己暴露的,自作自受!

不过,她居然又扇了大boss的耳光,还没有受到他的惩罚,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!

一夜都没有睡好的夏晓敏一大早又起来了,回到酒店宿舍开始打包行李。

她还是决定要去做钟洛展的女佣,毕竟三千万不是小数目,任何一个人都会动心,更何况,她还要筹备钱和自己的丈夫离婚呢。

既然钟洛展昨天肯放过她,夏晓敏对他的色狼等级进行了重新评定,姑且从“非常危险”降级为“比较危险”。

陆妮回到宿舍时,就看见夏晓敏在忙活收拾,狐疑地问道:“晓敏,你昨晚一晚上没回来,干什么去了?怎么还打包行李了?”

夏晓敏不好多说什么,只好随便搪塞过去,就说,“我最近找了一个保姆的工作,晚上要去伺候别人。

陆妮一听,虽然有些起疑,但心里倒是高兴万分。这样一来,晓敏就没有空练习烧菜了,自己晋升又多了一份把握。

不过,陆妮脸上却还一副担心的模样,“晓敏,这样会不会太累了?”

夏晓敏摇摇头,“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我会舍不得你的。哎,都怪钟总不好,扣了你两个月的工资。”陆妮愤愤地说道。

夏晓敏不接话,毕竟这份保姆的工作也是钟洛展提供的,而且比酒店的工资好高出好几倍,她又怎么能说出口?

陆妮暗暗观察夏晓敏的表情,看她竟然没有数落钟洛展,心里更加笃定,夏晓敏一定是去做了钟洛展的情妇。

陆妮心里不甘,表面却像个没事人一样,帮着夏晓敏一起把行李给搬了出去,嘱咐她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,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才转身回宿舍。

回到钟洛展的别墅,夏晓敏将自己的行李准备好之后就开始进行打扫。看着这么大哥别墅,夏晓敏还是觉得房子小一点的好,不然光是打扫就要半条命了。

可是,真的没有其他佣人吗?

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第十九章抢夺耳机

钟洛展回来的时候,夏晓敏已经打扫完了,看着一尘不染的别墅,钟洛展非常满意。

“夏晓敏!”钟洛展喊了一声,见没人回答,他又喊了几声,还是没有人回答。

莫非夏晓敏不在?

不好好待着等他回来,又去哪里了?

钟洛展心里不爽,上楼回自己的房间,走过夏晓敏的房间时,见门虚掩着,里面好像有什么声音。

推开门进去,见她正戴着耳机,生涩的念着法语单词。

她竟然在学法语?是为了他吗?莫非她是为了要和他能够交流特意去学的?这样一想,钟洛展刚才的不爽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,上前一把扯下了她的耳机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被打扰的夏晓敏很生气,站起来抢夺耳机。

“你这样学法语是没有用的。”钟洛展得意的看着她,“要不要我教你?”

夏晓敏就知道他是这么个反应,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,暗暗瞪了他一眼,“不用。”

钟洛展觉得莫名其妙,他好心教她,她为什么不要?

钟洛展决定循循善诱,“喂,你学法语是干什么?”

“要你管!”夏晓敏戴起耳机,不想理他。

“夏晓敏,问你话就好好回答,还想不想用厨房练习了?”钟洛展再次抢走了她耳朵上的耳机,好像这就是一个多好玩的游戏一样。

就知道威胁人!钟洛展,你也就这点本事了!

夏晓敏在心里鄙视他,嘴上去回答,“我要和我丈夫离婚,我必须学会法语。”

钟洛展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。

离婚?他都没说要离婚,她倒是先提出要离婚了?他堂堂钟洛展怎么能被人提出来要离婚?传出去是要被笑掉大牙的!

“他对你不好?”钟洛展故意问道。

想想,自己除了把她赶出去以外,也没做什么。再说了,她要是不贪财,他才不相信会接受这样的盲婚哑嫁,有错在先的是她,他怎么就招她恨了?

夏晓敏一想起自己被赶出来的事情,心里就火冒三丈,大声说道:“当然不好,我就当他死了!”

这丫头,又咒了一次他死!

“夏晓敏,去把我床上的被套床单换了。”钟洛展阴着一张脸,对夏晓敏怒吼。

“现在?”已经天黑了。

“对,赶紧去!不去这个月工资扣光。”

面对他的滔天怒气,夏晓敏不明所以。她说自己的老公呢,碍着他什么了吗?突然发什么脾气啊?又没咒他死,真是的!

“夏晓敏,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!”

夏晓敏赶紧跑出去,将他的床单和被套都换成了新的。

“洗了。”钟洛展站在房门口对她说道。

“今天都天黑了,我明天帮你洗。”

“不行!现在就洗,手洗!”说完,钟洛展头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房间,把门关上。

砰……!

很大声,很暴力。

夏晓敏抱着一团被单,走进清洗间,无奈地搓洗被套。

半小时后,夏晓敏敲响钟洛展的书房门。

“钟总,您想吃什么呀?”这次,夏晓敏学乖了,先问问他,省的到时候又鸡蛋里挑骨头。

“随便,有什么做什么。”钟洛展斜倚在沙发里,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。

夏晓敏摇头,“额,您还是说吧,免得又不合您的胃口。”

“夏晓敏,你是拐着弯骂我难伺候是吧?”钟洛展一下从沙发上跳下来,扼住夏晓敏的下巴。

夏晓敏惊得后退一步,这个男人火气太大,“不是,我这就去做。”

夏晓敏做了六个菜,端上餐桌。

钟洛展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冷冷的命令,“不吃,重做。”

“钟总,今天没有烧红烧的,也没有番茄,更没有青菜,您为什么不吃啊?”夏晓敏耐着性子,想要跟他讲讲道理。

“我说不吃就不吃,倒掉重做。”

结果证明了,和钟洛展就是无理可讲。

做做做……

一连做了三次,十八道菜,都没有一道是让钟洛展满意的。

夏晓敏委屈的都快哭了,他就是来折腾自己的,她做的有那么差吗?只看一眼就不吃了?混蛋,钟洛展,饿死你算了……

“啊!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,夏晓敏才骂了钟洛展,切菜时手指就被刀给切了。

“怎么了?”听到厨房里的声音,钟洛展扔下遥控板就跑进了厨房,看到夏晓敏握着自己的左手食指泪流满面。

钟洛展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,“这么笨,能当厨师吗?谁娶了你真是上辈子得罪了阎王。”

夏晓敏扁着嘴,眼眶里都是泪。

“有那么疼吗?”钟洛展皱眉,掏出手机,拨了一串号码,“周林,五分钟之内到我家。”

挂了电话,钟洛展走过去拉过她的手,鬼使神差地含在了嘴里。

据说唾液是消毒的良药,钟洛展不急多想,湿润的舌尖舔住她手指上的伤口。

夏晓敏惊住了,感觉酥酥麻麻的,想要抽出来手指,钟洛展却不让。

这样的动作太亲密,夏晓敏咽了口唾沫,“那个,我没事,就是辣椒有点辣眼睛……”

不是因为痛而流眼泪,只是因为辣椒熏得?

钟洛展的动作顿住,用一种复杂的目光俯视着她,然后轻轻松开她的手指。

她的手指终于获得自由了,夏晓敏讪讪地笑笑,总不能说大boss有点小题大做了,好歹人家也是一份好意对吧。

不过,他这眼神,怎么忽然冷了几度,眉头也蹙在一起?

夏晓敏抽抽唇角,原来实话实说也会让人不舒服,早知道她就不说了。

钟洛展转身离开,夏晓敏以为他有生气了,只好竖着手指继续切菜。

“放下刀!”

夏晓敏忽然听见钟洛展在她背后喝了一声,吓得赶紧收手。

没想到,钟洛展竟取了一张创可贴回来,小心地撕开包装,抓过她的手指,准备给她贴上。

周林来的时候,看到这样一幅画面,瞬间大跌眼镜。

他何曾见过这样的钟洛展,这少爷什么时候会做这种伺候人的事情了?

故意咳了咳,周林说道:“我来了。你要是现在贴创可贴,一会儿我还得把它撕掉。”

周林和钟洛展是多年的好朋友了,两人的交流简单,他从来不需要顾忌钟洛展的身份。

但是,这不代表钟洛展不会用自身带的寒气向他表达不满!

钟洛展捏着创可贴的手停在半空中,人生第一次给人包扎伤口的壮举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中。于是,钟洛展攥起创可贴,丢进垃圾桶里,冷冷哼了一句,“你小子是掐着时间来的吧?”

周林温雅地笑了,“是呀,某人不是说要5分钟就赶到嘛。”

钟洛展盯着周林瞅了一会儿,最后嗯了一声,“赶紧给她治疗一下,别让她的血弄脏了我的地板。”

夏晓敏抽抽唇角,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无情!

周林却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,点点头,打开随身带来的医疗箱,凑过来看夏晓敏的伤口。

他的脸上始终噙着笑意,打趣地说:“钟洛展就这样,刀子嘴豆腐心。不像我,豆腐嘴刀子心。所以,你不用介意。”

“少废话,快包扎!”钟洛展不满地瞪了周林一眼。

夏晓敏被逗得低声笑,感觉周林开朗风趣,比钟洛展可友善多了,于是不那么拘谨,大大方方打量起周林。

虽然夏晓敏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,不过,看他英俊的相貌、优雅地动作和衣着的品位,应该也是哪家的少爷才对。

周林并不介意被夏晓敏审视自己,一边帮着她处理伤口,一边笑眯眯地自我介绍,“我叫周林,双木林,独木舟的舟。你叫什么?”

“啰嗦!包扎磨磨唧唧,你这外科主任是怎么当的?”钟洛展挡在夏晓敏开口之前就断了他八卦的意图。

周林也不恼,回了夏晓敏一个“你不用理他”的表情,继续问,“你叫什么?”

夏晓敏的眼神在钟洛展和周林之间瞟了一个来回,最后决定给医生留点面子。

“你好,我叫夏晓敏……啊。”

正赶上周林给她上药,夏晓敏痛得发出轻微的抽气声。

“你动作就不能轻点!”钟洛展没好气地说。

周林笑着继续放轻了动作,这可是钟洛展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而发怒,实在是太有意思了。

过了一会儿,夏晓敏听到周林说:“好了。明天让钟洛展给你换药,大概过两天就可以好了。这期间尽量别让伤口沾水。”

“谢谢。”夏晓敏感激地看着周林。原来钟洛展认识的人,也有温柔型的。

周林笑眯眯地说:“别和我客气,我怕被钟洛展追杀。”

“知道还不快滚!”钟洛展哼了一声。

周林拍了拍钟洛展的肩膀,向夏晓敏挥手道别,离去。

现在好了,夏晓敏的手指被包成了粽子,她又不能沾水,也没法再做菜了。

她想了想,“钟总,你的晚饭……”没着落了。

夏晓敏说话的时候,一直盯着钟洛展的面孔。要是他还要让她做菜,夏晓敏发誓一定会在心里诅咒他吃什么都吃撑!

钟洛展嗯了一声,没有多余的言语。

高大的身子走进厨房,他端着夏晓敏之前做好的十八道菜,分批塞进了微波炉里。

夏晓敏有些诧异,“这些,不是不合你的胃口么?”

关于钟洛展夏晓敏的小说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《精彩小说《入骨宠溺BOSS太粗鲁》免费在线阅读by潘多拉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