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免费在线阅读by桦阳

精彩小说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免费在线阅读by桦阳

凤舞天下红颜笑

时间:凤舞天下红颜笑作者:桦阳

凤舞天下红颜笑陆锦年萧夙小说

强力推荐凤舞天下红颜笑桦阳古代言情小说,主角陆锦年萧夙,(桦阳)凤舞天下红颜笑免费在线阅读。小说讲述了: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,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。种花养草,不争不抢,利用现代经验,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,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,然后……她撩到了什么......

陆锦年萧夙凤舞天下红颜笑全文免费阅读

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第十七章易国公府

“咳咳,”陆锦年面不改色,垂眸道,“本小姐和两位妹妹正要出门去易国公府赴约,想着要和姨娘禀告一声,既然姨娘还忙着,那我等便先行告退。”

还忙着?不就是说沈氏独守空房寂寞难耐,自娱自乐,被众人看见之后还打算继续么。

众人都将目光投向陆锦年身上,很好奇这位大小姐是无意还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不过陆锦年神色坦荡,悠然转身走出了房门,其他人也不好再留,也纷纷走出,最末尾的一个还贴心的帮沈氏带上了房门。

只是还没走远,就听沈氏爆发一声咆哮,“陆锦年,我要你生不如死!”

陆锦年顿步,笑容更盛。

她从来奉行的是投之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,投之以阴谋诡计,自当以其百倍还之,生不如死?

看样子是她这些年退让的太厉害,反而让她们认不清自己的身份,不反思自己加害别人的所作所为,反而指责别人,那好,她就看看沈氏究竟能搞出什么幺蛾子!

其他的下人们都小心翼翼的瞧着陆锦年的脸色,心里暗道,看到沈氏自娱自乐的人又不光是大小姐,还有她的亲生女儿你,自己行为不堪就算了,怒极竟然敢直接扬言要报复嫡女,也是够了。

沉默了半晌,陆锦年转身突然对着众人道,“可能姨娘起床气比较大吧,打扰她睡觉确实是我不好,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,轻婉、轻瑶,不是还要去国公府么,快去梳洗打扮出发吧。”

陆轻婉点头,扭头就跑回自己的院子里,虽然只朦朦胧胧的知道自己的娘亲在做那种事,但她还是觉得有些难堪,感觉那些下人们看向自己的眼光都不对了,她只想赶紧逃离。

沈氏的那个模样,别人只当她是自己耐不住寂寞,可陆轻瑶却清楚的知道,是那种药的症状。

而那种药是沈氏要来用在陆锦年身上的,沈氏不会傻到自己使用,那么就只能是在对陆锦年下手的时候,被陆锦年反将一军,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再看向陆锦年的眼神里都带着忌惮和庆幸,忌惮她是如何做到让沈氏自作自受的,背后是否有什么依仗,又庆幸还好这次动手的人不是自己。

陆锦年挑眉,看着愣在那里的陆轻瑶笑道,“轻瑶妹妹放心,只要不招惹我,我是什么都不会做的。”

陆轻瑶悚然抬头,这话既像是在对沈氏刚才的咆哮做回应,又像是在警告她刚才心中所想。

只要不去招惹她,那么无论她们做什么,她都不会去过问,换言之,只要招惹到她,沈氏现在丢脸的下场,就是例子。

“姐姐说笑了,妹妹能做什么呀,先行去修饰容妆了,在出发的马车旁等姐姐?”

“你是聪明人,”陆锦年淡道,“我没有请帖,你们走你们的,我会和爷爷一起去。”

陆轻瑶眸光闪了闪,“那妹妹便告退了。”

……

易国公府是明轩国开国以来第一位异姓封爵,老易国公在战场上为救先皇一命,搭上了一条腿,再上不得战场,先皇感激之至,赏千户侯,封国公爵位。

可老易国公为人端正,禀明先皇,为先皇赴死乃臣子理所应当要做的事情,推脱赏赐,最后先皇只好收回了千户食邑地,保留了爵位,并且可世袭。

这也为之后加官进爵的人开了个好头:连老易国公这般出生入死的人物都不要封地,其他人敢厚着脸皮要?

老易国公身体不好,已早早将爵位传给了儿子易稳常,卧床静养。

陆荆辉草根出身,早年蒙老易国公知遇之恩,才在先皇面前展露头脚,离官致仕前,还会经常造访易国公府,和老易国公聊天学习,或是遇上问题虚心求教。

如今回了梁京城,去拜访对自己的知恩老师也是理所应当,何况陆荆辉是前任大将军,还是现任大将军的爹,单凭身份,易国公府也不能将其拒之门外。

陆锦年回自己房间,换了一件干净的素白色长衫,袖口衣摆出装饰有湖蓝色水浪花纹,这已经是她所有衣服中,最为花哨的一件了。

仍是红色发带束发,不多加修饰的容颜明明妍妍,乍一看雌雄莫辩的模样,还似未长开的纤细温润少年。

陆荆辉看着自家孙女的样子,很是满意,“不错,有你奶奶的风骨,赶明再找个和爷爷一样优秀的青年就更完美了。”

陆锦年,“……”爷爷,谦虚,谦虚呢!

陆荆辉穿的是沐棋从陆墨亭衣柜里拿来的一件崭新的常服,陆墨亭基本上没回过家。

在军营里穿战袍铠甲,所做的常服便装基本上都没穿过,陆荆辉虽上了点年纪,却老当益壮,身材保持的还不错,穿上陆墨亭的衣服,也不显得太过不合身。

陆锦年围着陆荆辉绕了两圈,点头道,“不愧是爷爷,还不错,就是有些地方不太合适,正好我昨天去买了两匹料子,本打算给我爹做衣裳的,不过我爹也穿不着,今儿料子送来,我直接给爷爷做。”

“自从你奶奶过世后,能想起来给老夫做衣服的,也就只有锦儿你了,”陆荆辉有些感慨的拍拍陆锦年的肩膀。

“走,先跟爷爷去看你易爷爷去,就是不知这些年,锦儿骑马的技术落下了没,听说梁京城的小姐们出入都只坐马车?”

陆锦年满头黑线,“爷爷,你是太久没在梁京居住才忘了的么?梁京城内只允许骑马缓行,不能策马,只要你不想被京兆府请去喝茶的话。”

陆荆辉摸摸鼻子,哼了一声,“老夫知道,老夫说的是老易府上有一块跑马场,老夫要在那里和你一试马技。”

陆锦年,“……”爷爷你不要掩饰,看你的表情就知道,你刚才绝对是忘记了!

但是以自家爷爷的傲娇性子是绝对不会承认的,陆锦年好笑的摇摇头,便让沐棋去备马,并且嘱咐他今天就在爷爷身边跟着。

都已经说沐棋是专门为爷爷找来的侍卫了,就算是做戏也要做足,何况沐棋是可塑之才,跟在爷爷身边,也能学到不少东西。

只不过告诉沐棋这个决定的时候,沐棋再度害羞的脸红了起来,陆锦年只能心说抱歉,少年,我会给你加工钱的!

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第十八章两个老顽童

陆荆辉早年是易国公府的常客,就算许多年不见,还是被易国公府的下人认了出来,赶忙牵马把人请进门,再去老易国公那里通报。

陆荆辉摆摆手,给了陆锦年一个眼神,示意她跟上,便自顾自的跟着去通报的人后面,直接去找老易国公了,赶去通报的人刚敲门,陆荆辉便扯开了嗓子道,“老易,老夫在看你啦!”

老易国公正斜靠在八仙榻上看书,听这如雷贯耳的一嗓子,见怪不怪的抬抬眼皮,“大老远就听见你这老货的声音,果不其然,听说你这几年回祖居种地了?怎么耕田也没把你的暴脾气磨下去。”

陆荆辉扫了眼老易国公的那条空荡荡的裤腿,浑不在意的坐在了老易国公对面,把八仙榻上的小案放下来。

“我不比你能耐得下性子,老规矩,先手谈一局,看看谁的耐性好,我今天带了帮手过来,就不信赢不过你。”

“帮手?”老易国公瞥向陆锦年和沐棋,身上气势陡燃,视线冰冷锐利,若是普通人早该被视线瞪得打哆嗦了。

这是只有常年征战疆场的老兵才具有的铁血气势,也是陆锦年最熟悉的气场,并不惊讶的笑了笑,躬身拱手道,“晚辈陆锦年,见过易爷爷。”

沐棋是活跃在暗处的暗卫,对老易国公试探的气势只是觉得不适,腼腆的垂下头,他是兼职侍卫,不动就好,恩,就是这样。

老易国公惊讶挑眉,“老陆,这就是你孙女?”

陆荆辉很是骄傲,“不然呢。”

“还不错,你起开,老夫不想和你这个臭棋篓子下,让你孙女来!”

“老易,我看你不是想下棋,是想打架吧!”

“来啊,谁怕谁啊,你小子的功夫还是我教的呢!”

“……”

陆锦年为免两个老顽童真的打起来,快速的在老易国公的房间里找出棋盘和棋子盒,端放在小案上道。

“爷爷,易爷爷,前两天孙女才得一残缺棋谱,尚未找到解局的方法,既然两位爷爷都是爱棋之人,不如咱们一块来破棋局?”

老易国公和陆荆辉争执不下,听了陆锦年的建议,相互对视一眼,都不服输的道,“锦儿的提议不错,破同一个棋局嘛,很公平,我一定比这个老家伙早破出来,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臭棋篓子!”

“哼,那就让锦儿看看,哪个爷爷更厉害一些,锦儿我跟你说,你爷爷可没你看上去的那么实诚,当年……”

“你闭嘴,别说啦!”陆荆辉涨红了脸,“谁还没有个年少不懂事的时候?”

陆锦年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两人,见自己爷爷难得窘迫的模样,没忍心追问,乖乖的在棋盘上摆棋局。

她上辈子为了行兵作战,没少研究兵法战谋,为品出棋局中的谋策方式,翻了不少孤本残局。

古人言,擅谋者必擅弈,而擅弈者未必能谋,无论是老易国公还是陆荆辉都是领兵出谋的行家,太简单的棋局肯定不行。

昨晚陪陆荆辉下的两局,一胜一负,虽然对着自己爷爷,陆锦年有意放了些水,但确实并不轻松。

她也是多得有现代的学习底子,才略占了上峰,老易国公棋力应该更厉害些吧,陆锦年大致评估了一下,才选了一个适合的残局摆了上去。

就听老易国公没憋住,还是拆起了陆荆辉的台,“锦儿我跟你说,这老货别看着大大咧咧的,其实也是个有心机的。”

“当年我受伤养病,提拔他做副将好盯着点军营,不少人酸溜溜的说他是运气好,会巴结人,他一恼,为了撇清和我的关系,根本都不和我碰面。”

“实在遇上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,也是苦巴巴的琢磨城书文,悄悄让人捎给我,后来我养好伤,发现这货已经把军营里的人驯服的服服帖帖的了,真是,有种连信都别给我写啊混蛋!”

“还好意思说我,当时我还是个小校卫,你越过那么多有经验的前锋副帅,提拔我做副将,我都怀疑你是故意让我成为众矢之的的。”

“后来我被先皇任了大将军,你还调侃我是武将中文采最好的,文官中最会行兵打仗的,不知道我草根出身,在入军营前,连名字都写不全嘛!”

老易国公笑道,“小校卫又怎么了,听说四年前匈奴进犯,后来力挽狂澜的就是个小校卫。”

陆锦年落子的手一抖,很快又将棋子落下,“两位爷爷,孙女已经摆好了。”

老易国公看了陆锦年一眼,瞟了瞟陆荆辉,陆荆辉嘿嘿一笑,“老易,咱们破局吧。”

这时,易国公夫人带了些茶点过来,端庄笑道,“爹,恕儿媳失礼,才知爹有客人到访,前来拜见。”

老易国公点点头,“你在花园里待客,你吩咐人送茶水过来就行了,何必自己跑过来一趟。”

陆荆辉这才想起来道,“左右老夫也不是什么贵客,就是个乡野村夫罢了,说来差点忘了,老夫种田带了点土特产来,沐棋,拿上来,给老国公炖汤喝。”

陆锦年扶额,怪不得爷爷出门前还让沐棋打包了些红薯萝卜,感情真是当上门礼送的啊。

老易国公和您是一个战壕里打滚出来的,可能是不觉得什么,可现在的易国公可没上过几次战场,不懂您的淳朴,国公夫人原就是个大家闺秀,您确定不会被当做上门找茬的?

忙在沐棋准备去拿红薯的时候,站出来道,“晚辈见过易夫人,爷爷在农庄闲云野鹤,偶尔还能从土里挖出些药材来,故称土特产,为拜访贵府,挑了棵百年灵芝,既可调理身子,又有美容养颜之效,愿易爷爷身体康健,愿易夫人青春永驻。”

沐棋听了陆锦年的话,连忙转手去把陆锦年出门前交代他带上的灵芝双手奉上。

易夫人见陆锦年谦谦有礼,温柔大方的笑了笑,命人接过沐棋奉上的灵芝。

老易国公瞅了瞅灵芝,又看了看堆在角落里的红薯萝卜,立即知道了始末,感慨道,“你孙女,可比你会办事多了。”

陆荆辉,“……”

关于陆锦年萧夙的小说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《精彩小说《凤舞天下红颜笑》免费在线阅读by桦阳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