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紫月闫木青小说全文-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岳紫月闫木青小说全文-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

时间: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作者:清香兮

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岳紫月闫木青小说

精品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小说在线阅读,作者清香兮原创作品古代言情类,主角岳紫月闫木青,本文清香兮大结局值得期待。内容试读:穿越任务艰巨,本以为是个再生的好机会,谁成想莫名其妙就成了别人手中的傀儡,盗玉玺、偷玉玦、窃信息等等。一不小心就惹上了冷若冰霜地位尊贵的皇子,次次打击之下扶摇直上,老鼠戏耍猫咪,顺利将一枚大帅哥收入囊......

岳紫月闫木青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全文免费阅读

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第15章忠实的听众

静妃听此,目光果然重新亮了起来,回忆了半天儿,对岳紫月说了太多太多小时候的故事。

讲到浓烈的时刻,静妃却将手腕最里面的一只精巧的小镯子给取了下来,直接戴在了岳紫月的手腕上。

“这个镯子是在本宫小时候额娘送给本宫的,戴了这么多年,难得碰上一个知心的人,本宫今天就是送给你了。”

岳紫月错愕之际,跪在一旁,连声儿说道:“静妃娘娘真是折煞紫月了,这么贵重的东西,紫月不能收。”

静妃却是满意一笑,将岳紫月手腕上的镯子按了按,“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人,不要辜负了本宫的好意。”

正说着,珍溪同闫木青不知何时出现在岳紫月的身后,珍溪见此,立马上前将岳紫月手腕上的镯子给摘了下来,愤然道:“母后偏心,溪儿跟母后要了那么长时间母后都不给,怎么今天送给了一个外人呢!”

“溪儿,你别闹。”

静妃呵斥着珍溪,珍溪从小养尊处优惯了,直接带着镯子跑走,闫木青也只是笑了笑,向静妃行了个礼,紧随着珍溪走远。

静妃一脸愧疚地看向岳紫月,解释道:“紫月,都是溪儿我从小太惯她了,养成了这个性子,镯子我会要回来的。”

“静妃娘娘,不碍事儿的,格格还小,正是顽劣的时候。”

静妃点点头,看着岳紫月越看越觉得喜欢。

作为静妃最忠实的听众,不厌其烦地听着静妃讲着她小时候的事情,让静妃在今晚的宴会之中过的十分愉快。

夜不知深了多久,岳紫月陪同静妃回到花怡宫的时候,整个皇宫已经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。

回到后院,合衣而睡,席间喝了点儿酒,这个时候有些上头,岳紫月头一沾枕头便沉沉睡了过去。

死死地睡了一觉,醒来的时候便得到了一个噩耗,静妃在今早突然间晕倒了,这一晕倒便再也不好。

岳紫月匆忙穿上衣服往静妃那里跑,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,同她乐此不疲的讲着小时候的故事,只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,怎么就突然病倒了呢?

越想越是想不明白,岳紫月飞奔而来,却被薛超一把给拦在了门外。

“静妃娘娘到底是怎么了?”

看着花怡宫来了不少的人,岳紫月心里的弦便提了起来,闫木青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脸色铁青,看样子静妃娘娘的病情不大好。

闫木青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岳紫月后,便铁青着一张脸带着薛超离开了花怡宫,步伐匆匆,似乎正在位静妃奔波着什么。

岳紫月现在就是个摸不着头脑的丈二和尚,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,心中只想去见一见静妃的状况。

但是拦截在外面的除了花怡宫的人之外,还有很多是皇上派来的人,看起来静妃的病情果然严重,不然皇上也不至于将花怡宫封锁了起来。

岳紫月是个外人,只能暂且地回避,下午时分传出的消息是静妃连日来身体状况都不大好,所以才病倒了。

但是岳紫月心中却清楚得很,静妃昨晚气色十分不错,就算前些日子有些饮食不调,但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。

这时,岳紫月突然想到了那日在厨房见到的那位偷偷摸摸的小宫女,心中突然一颤,难道静妃的病情跟那位宫女有关?

岳紫月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儿,厨房那日的所见所闻,静妃今天恰巧就突然病倒了,前因后果在岳紫月心中关联了起来。

但是,岳紫月对谁说这件事情都不足以有说服力,想来闫木青是个根本就不会轻易相信她的人,除了闫木青身边就更没有人能够相信她了。

静妃一病倒,闫木青便下令将花怡宫中太监宫女都隔离了起来,岳紫月是个初来花怡宫的人,被闫木青直接派人接到了他的府上。

三日过后,静妃病逝的消息突然从宫中传了初来,岳紫月跌坐在地上,难以置信这突然的噩耗。

直到见到闫木青本人那微微红肿的双眼,岳紫月这才相信了这一切。

宫中发生突变,塞瑶公主被皇上下令暂时住在了宫外的闫木青府上。

当晚,岳紫月便发现了塞瑶公主的失踪,一路尾随而去,竟到了太师府,刀光剑影,杂乱之中岳紫月并未见到塞瑶的身影。

倒是躺在血泊中的黑衣人,让岳紫月的心突然揪了起来,眼下救人要紧,岳紫月只好放弃找塞瑶,直接带着黑衣人离开了太师府上。

待黑影伤势稳定,岳紫月几度夜间潜进张太师家寻找瑶瑶的下落,可惜都没有音信,甚至连同张公子也凭空消失了一般,这让岳紫月多多少少有些颓丧。

也不知道,瑶瑶到底被他们关押到了哪里,心间虽然颇为担忧,只因为闫木青还在宫中守丧,又怕宋京的人再来搜索黑影,只能无功而返。

辗转反侧,夜不成寐,思之痛苦,不思更痛苦,这就是岳紫月的真实状态,她必须得到玉石,她可以不管璃京的沧海桑田,帝王之权花落谁家,她要的只是玉玺,她只想回家之前保护小东子一家和边家祖孙。

也许就这么简单,也许,选择从来都没有难易之分,只有心之所向。

七天不算短,可是在难以抉择的煎熬之中,也不算太长。庆幸的是,宋京的人再没有找来这里打扰。黑影的伤势已经日渐愈合,精神也逐渐恢复,他打坐的时候,岳紫月只是支颐静坐在桌前,手尖轻轻在桌面上划拉,写的字是,闫宇年。

这几天的时间,京都发生了很多的事情,岳紫月都不知道。

一是南江国的公主塞瑶秘密来到了璃京,目的是为了寻找如意郎君;

二是闫木青发丧期间,璃京皇帝已经颁旨晋封七皇子闫远萧为西贤王,赏赐良田千顷,护卫三百;

三是六皇子带众位皇子公然在七皇子府上为其庆祝晋封之喜,完全没有顾忌四皇子丧母之悲。

第七日一早,岳紫月就叫醒了熟睡的黑影,“四爷这会估计已经回府,我必须到府上瞧瞧,如果他回来了,我带他来见你。”

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第16章置办衣物

黑影微微点头,随即又重重摇头,“最好还是在晚上,府上恐怕是有六爷的人在监视四爷的动向,另外,这个客栈还是不要暴露,以免给这家客栈带来不必要的灾祸。”

听到黑影想的如此周到,岳紫月不得不暗自佩服,并从中领悟,看来黑影能活到今天,确实有其聪明之处。

“好,那我就晚上再去见四爷,反正我也不想见到薛超,那个呆子。”岳紫月想到那天薛超见死不救,就十分的憎恶,都是四爷身边的人,黑影和薛超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。

黑影微微一笑,“你别怪薛超,他也是尽其所能保护四爷,要说起来,他是一个真正忠心的护卫,就算某一天,所有的人都背叛了四爷,他也不会。”

这样说的同时,黑影意味深长的看了岳紫月一眼,感觉到他目光的岳紫月立刻把目光移至了窗外,心里却在悲叹,难道从一开始,这就是一场错误?

“你告诉四爷,我们在老地方见面,他就知道了。”黑影见岳紫月神思怔忡,神色颇有些疑虑,似乎是在担忧什么。

岳紫月下意识的反问,“老地方什么地方?”

“四爷知道!”黑影似乎不想再多说,岳紫月领会他的顾虑,也就不再多问。

她想得到的东西,根本无须别人告诉她线索,她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找到那块玉石,因为旦凡重要的东西,总是会有人去找它。

有了目的,白天就显得有些无所事是,黑影颇有些为难地指着自己身上被剪破的衣服,“还是麻烦岳紫月出去给老朽买几件衣服来,怎么也不能穿成这样见四爷!”

“哦!”岳紫月木然转身,心不在焉地想着怎么才能得到玉石的下落。

黑影又无奈叹息一声,指着岳紫月身上披着的窗帘,“要我说,你也该置办一身衣服,让四爷见了你这副样子,恐怕他会不高兴。”

“他不高兴关我什么事!”岳紫月扯着衣领闻了闻,除了血腥味道就是汗味,估计还有若干尘土的味道,她皱皱眉头对床上的黑影说,“那好吧,我去去就回!”

傍晚时分,岳紫月不仅买回了所需的东西,而且还打听到了闫木青确实带着静妃的灵柩回府的消息,这就是她办事时特别的准则,那就是要万无一失。

铜镜里,是一张好看的脸,虽然略有些憔悴,但丝毫不影响她的年轻活力,再加上有如玛瑙一般闪烁灵光的眼睛,整个人清纯的有如黎明时荷叶上的露珠,连黑影都颇加赞赏。

岳紫月也没有办法搞定齐肩的长发,只好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,反正是夜晚去见闫木青,根本无需过多的装饰。

转头的时候,黑影已经穿好衣服,灰色的长袍更显他的沉稳,黑色白底长靴,让受伤的他焕然一新,仿佛初生。

“不错!”岳紫月点头赞赏,却见黑影挑剔地看着她的头发摇头,“岳姑娘还是重新梳个发髻……”

“没那个必要,又不是去相亲。”岳紫月脱口而出,看到黑影不解,忙掩饰说,“我自个不会梳,等回了四爷府上,让那些丫头想想办法。”

夜色朦胧,闫木青骑着乌骓与岳紫月并行,时间还早,为了防止别人的跟踪,闫木青故意打马在璃京绕了几个圈子。

“四爷是怎么认识赛瑶的?”岳紫月望着黑沉沉的夜色,打破了一路的沉默,转头看闫木青的时候,见他一直波澜不惊的脸上滑过微微的痛苦。

据岳紫月推测,应该是闫木青从太师府救了赛瑶,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?

想了半晌也不明白,只好静等闫木青的回答,又走了五里,眼见就是璃京出城的西城门,闫木青突然掉转马头行入一片没有人迹的树林里。

岳紫月紧随其后,对黑影所说的老地方更加的好奇。树枝被踩断的声音频频响起,闫木青就在这个时候用十分轻的声音说,“是父皇下旨,命我保护赛瑶公主,直至她回国!”

“可是你在守丧!”岳紫月惊呼,眉头轻皱,这种事情就算给了她也没有办法快乐起来。皇帝她见了两次,可是没有发现他会是这样一个不解风情,冷酷无情的男人。

闫木青伸手拂开面前的树枝,苦涩一笑,“那又怎样,别的皇子现在恐怕正忙着吃七弟的晋封宴!”

“你在吃醋?”岳紫月听出闫木青声音的无奈,紧随上前,“我觉得七皇子不是这样的人,静妃对他好,他不会忘记!”

“是六弟主动请缨要帮七弟准备喜宴,父皇答应了,连接三日,璃京三品以上的大臣都在七弟府上欢庆!”闫木青勒住了缰绳,转头看着岳紫月,尽管天色十分的黑暗,但他的眼睛里还是闪烁着十分矍铄的光茫,“好了,你就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回!”

岳紫月十分听话的点头,也勒住缰绳站在原地,任由闫木青打马穿进林子,片刻之后消失不见了。

据她估计,闫木青和黑影相见的地方就在附近,她轻轻滑下马背,又将缰绳拴在树上,随即放轻脚步像只猫一样悄悄跟随闫木青的去向。

森林的尽头是一片开阔地,月光偶尔穿透云层,泄下半边的光来,整个大地就有如蒙了白纱,再加上偶尔的狼叫,更让人觉得这里有如世外桃园一般。

另一侧,是半壁坍塌了的土城墙,有一个黑影站在上面,像极了一尊雕塑。

不一会儿,另一个身影也跃到了城墙之上,两人相见,闫木青立刻给黑影行礼,“言儿见过师傅,言儿真是该死,早该对此有所防备的。”

“这不怪你……岳紫月呢?”黑影四下眺望,不见岳紫月的影子,听到闫木青轻声说,“她是敌是友尚且难辩,我不想带她来这里!”

黑影略略停顿片刻,继续说道,“这次多亏了她,否则,恐怕没有办法活着见到言儿了。”

“师傅身手矫健,是谁伤了师傅?”闫木青有些急切,在这之前,他一度把师傅看作是最为信任的保护者,不料师傅却受了重伤。

第16章结束

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第17章狗眼看人低

黑影轻叹一声,“这些都不重要,言儿,玉石就在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黑影突然停下不说,只望着茫茫夜色高呼,“岳紫月,你不必躲在暗处,你出来吧!”

岳紫月心里一惊,她是如此的小心,怎么会被他发现?连闫木青也微微错愕,旋即听到黑影轻声嘀咕,“这丫头鬼的很,我们不得不小心一点,她曾提过想要看看玉石!”

“连我也猜不到,她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!”闫木青摇了摇头,过了一会,岳紫月就看到黑影在闫木青耳畔附耳轻语,说的什么她很难听清,再加上夜色掩映,她根本无法分辨唇音。

她愤愤地握紧一旁的树杆,“姜,果然是老的辣!”

“切记,万万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,包括岳紫月。六皇子的人就在身边,有可能府中也有潜伏,言儿你一定要小心提防。”黑影说完,轻捂着胸口咳嗽两声,闫木青忙从袖里取出两瓶上好的创伤药,“走时匆忙,只带了这两瓶药,师傅先拿着!”

“咳咳,我不能在这里久留,今天连夜就要出城,明日发丧回淮阳,师傅就不能陪着你了。”黑影望了望城墙的另一边,灰蒙蒙的夜色之中仿佛潜藏着万千的猛兽,他的眉头一皱再皱。

闫木青点点头,颇为伤感地说,“有两年的时间没和师傅畅饮过了,真希望有一天,我们师徒可以好好坐在一起,把酒言欢……”

“来日方长,言儿,男儿志在青云,万万不可以沉溺于美色与酒水中,否则,万事难成。”黑影说完,重重地拍了拍闫木青的肩膀,似有千言万语都蕴含在其中,“我走了,你告诉岳紫月,如果有一天她想通了,我可以收她为徒!”

说完,纵身跳下了城墙,片刻之后就悄无声迹,黑影走的如此仓促,这在岳紫月的意料之外,她想着黑影无论如何也会等把身上的伤养好再走。

隐身在树林里的岳紫月忙地折身,重新回到原点,解开缰绳复骑在马背上,静等着闫木青回来。

两人的马匹刚刚在夜色之中出现,一个黑影猛得就从暗处冲出来,岳紫月正要大叫小心,突然听到薛超闷声闷气地问,“四爷怎么能单独出去?最近璃京出现了许多边塞的高手,四爷要小心才是!”

“他怎么是一个人,难道我不是人吗?”岳紫月救了黑影还没有邀功,在薛超这个胆小鬼面前自然要炫耀炫耀,她扬着脸,鼻子朝天,却不料薛超对她视若无睹,仿佛是天上不小心泄露的一缕淡淡月光。

薛超牵了闫木青的马往府内走去,对身后呆怔的岳紫月毫不在意,这让岳紫月差一点就跳脚大叫,“这真是狗眼看人低啊!”

五脏六腑皆被滚烫的血夜烧灼一便,岳紫月这才勉强安静下来,见无人理睬,也只好厚着脸皮进了四皇子的府邸。

“赛瑶公主呢?”闫木青本吩咐了薛超,让他保护赛瑶,另外准备好三十名护卫,准备明日一早赶往淮阳发丧,可是这会他却在门口。

薛超对闫木青独自外出仍然不悦,声音里带着几分暮气,“我另外派了人,况且赛瑶公主身边还有燕俊青,他是一等一的高手。”

一等一还被张太师的护卫拿下,那二等二会出现什么情况?岳紫月嘀咕暗讽几句,行至马厩,没人帮她牵马,她只好径自翻身下马。

“也好,不过以后万不能这样擅离职守,今天我就不追究了!”闫木青说完,就转身对岳紫月说,“岳紫月,你回卧房休息,我还有事情要办!”闫木青迈步疾走,仿佛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去办理,岳紫月哪就肯这么让他走,她迅速的跟着闫木青,“我,呃,失眠不想睡,不如四爷带着我出去走走?”

薛超愤愤瞪着缠人的岳紫月,一把拉开她,横在闫木青和岳紫月的中间,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这么死缠烂打是什么意思?你救你的人,既然走了,就不该再在这里出现……”

“薛哥哥,你怎么这么凶,我好怕!”岳紫月嘟着嘴,对一脸狠厉的薛超发嗲,刚刚还冷漠如金刚的薛超突然撇撇嘴,“岳紫月,你到底是人是妖?”

沉默无言的闫木青没功夫和他们在这里墨迹,只摇头叹息一声,“我去书房,你来吗?”

“去,当然去,怎么不去!”岳紫月挤出一个假笑,故意打击薛超,见他对她也呲牙做鬼脸,岳紫月不加理睬,只是跟着闫木青往书房方向走去。

书房里依旧是离开时的样子,只有绿萍为一盏油灯里填油,见到闫木青和岳紫月进来,忙低头行礼,“见过四爷,见过岳姑娘!”

“你出去吧!”闫木青神色疲倦,轻轻挥手,绿萍应了诺,路经岳紫月身边的时候,只用十分特别的目光扫了岳紫月一眼。

那束目光,让岳紫月忽地想闫宇年,想起临走时对他许下的诺言。

闫木青拂开袍襟坐在椅子上,望着神情怔忡的岳紫月,“说吧,有什么要求?”

“啊?”岳紫月望了闫木青一眼,觉察到他的严肃,也不敢再随意乱说,只低声说,“没什么要求,只是想明日能跟随四爷一同去淮阳!”

“只是想玩?”闫木青弹去袍襟上的一根草芥,倏然抬头,目光投到岳紫月的身上,那分深邃立刻如化开的冰水,浇得她从头到脚的冰凉。

岳紫月忙解释,“不是,只是想送送静妃娘娘,毕竟她送了我……”

说到镯子,岳紫月忽记起镯子已经被珍溪拿走,只能低下头不言。

闫木青勾勾唇角,从袖里摸出一件东西放到身边的雕花红漆小桌上,“你是指这个?”

岳紫月抬头,看到桌子上放着那只碧绿的翡翠镯子,红桌衬着绿色的镯子,更显得清脆欲滴,仿佛有了流动的生命一般。

“你可以拿走了!”闫木青深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在镯子上留恋片刻,果断的收起了目光。

关于岳紫月闫木青的小说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《岳紫月闫木青小说全文-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完整目录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