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免费在线阅读by清香兮

精彩小说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免费在线阅读by清香兮

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

时间: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作者:清香兮

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岳紫月闫木青小说

强力推荐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清香兮古代言情小说,主角岳紫月闫木青,(清香兮)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免费在线阅读。小说讲述了:穿越任务艰巨,本以为是个再生的好机会,谁成想莫名其妙就成了别人手中的傀儡,盗玉玺、偷玉玦、窃信息等等。一不小心就惹上了冷若冰霜地位尊贵的皇子,次次打击之下扶摇直上,老鼠戏耍猫咪,顺利将一枚大帅哥收入囊......

岳紫月闫木青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全文免费阅读

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第18章终身大事

她微微点头,又诧异地看着闫木青,不明白他为何又从珍溪那里拿回来。

“额娘曾经说过,物赠于人换回来的是人心,这才是这件物真正的价值所在,我只希望,额娘没有选错人!”

心里某个地方像是轰然崩塌,她一直觉得做的对的事情,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有些茫然。

如果有一天,她辜负了静妃娘娘和他的信任,那她心里的某个地方,还依旧会那么亮,那么温暖吗?

犹豫再三,岳紫月才缓缓挪动脚步走至闫木青的身边,正要伸手取回镯子,闫木青突然伸手握住了岳紫月冰凉的手,另一只手拿起镯子,一点一点为岳紫月戴上,直至戴到纤细的手腕,她的皮肤感觉到沁凉,闫木青才放开手,面色如常地往书案方向去了。

直待队伍走远,七皇子转身进府,雨中的闫宇年才默默转身,一旁的罗亦上前轻声道,“主子,用不用派人盯着!”

目光落在远处,雨水已经冲刷了刚刚的印迹,只有满地的泥泞。闫宇年凝神思索,只轻声嘱咐,“派青鹰去,你吩咐他只需跟岳紫月接应就可,万不要打草惊蛇!”

罗亦立刻点头,身影消失在茫茫的雨幕里。

进入七皇子府邸,闫宇年刚刚将伞立在门框,听到闫远萧颇为沉重地问,“六哥这样做,是不是有些不妥,四哥的额娘刚刚去逝,不看别的,就看我们从小一起玩大的情份,也不该!”

“那静妃就该害死你的额娘吗?曾经,你额娘与她情同姐妹……”闫宇年的目光落在闫远萧的脸上,见他一脸的疼痛,深深叹息一声,“七弟,既然你已经身处事外,就不要再管这些事情了,你只记得六哥对你好,这就够了!”

“可是,我不愿意看到你们……”提到自己的额娘,七皇子眉头微皱,当年的事情尽管他并不知晓前因后果,但每每提到此事,四皇子也从未有过多的辩驳。

闫宇年走至七皇子的身边,拂平他肩膀处的褶皱,“好了,现在你已经晋升为西贤王,当下要紧之事,还是操心一下自己的终生大事!”

房间里一直寂静,闫远萧知道多说无益,只负手踱出房间,“六哥先坐,我去瞧瞧他们预备了什么吃的!”

一双目光如闪电穿透雨幕,远远地睥睨着苍茫的天地之间,仿佛,他是运筹帷幄的王者,只需要轻轻挥手,天下的一切就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闫木青发丧的人马到达安南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点,也因为大雨不停,所以发丧的人马就在安南郊外的一家农户歇脚,灵杦放在院外临时搭建的棚子里。

珍溪颇为不满,“哥哥,你可以让额娘的灵杦放在更好的地方!”她的目光落在院子里齐整的四间平房,对闫木青这样的做法并不赞同。

闫木青走过去摸了摸灵杦,用十分轻的声音说,“额娘生前一直说想看看郊外的景象,她喜欢山水,更喜欢广阔的蓝天,现在既然已经出宫,就让她尽情的看看这山河!”

远处的河山已泛幽绿,大片大片的松柏形成林海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浩淼之意。远远望去,面前的一切仿佛就是画家笔下鬼斧神工的水墨画,而雨幕又为其增添了许多的意味,就仿佛深深的惆怅荡漾在山谷林间,久久不愿散去。

在这之前,岳紫月并不觉得自己有如此好的领悟,可以看懂这样的意境,但每每看到闫木青举止投足间的忧郁,不知觉间,已被浸染。

“好吧!”珍溪听闫木青如此说,也不再说过多的辩驳,回头看到岳紫月就站在附近,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,须臾奔向刚刚出门的赛瑶公主,“公主,外面雨寒,不如回房间呆着!”

“说好了不叫公主,我比你大,叫我姐姐就好!”赛瑶拍拍珍溪的手,瞧到岳紫月的眸子,也不加理睬,只是拉着珍溪走到闫木青的身边,“时间还早,不如赛瑶陪着四皇子走走!”

一直沉默不语的闫木青深吸一口气,掩去脸上的悲伤,吩咐薛超,“拿几把伞来,我和赛瑶公主四下走走!”

薛超应言转身,不一会儿就取出几把素色的油纸伞,想必是临走时就备好的。

闫木青回头看看沉思的岳紫月,“你也一起走吧!”

这到是在岳紫月的意料之外,说实话,几乎所有的人都把她当作是打不死的小强,不仅脸皮超厚而且生命力顽强,岳紫月多少已经习惯了没人理会的处境。

“啊,好,一起走走!”岳紫月应了,忙屁颠颠地跑到闫木青的身边,不顾珍溪和赛瑶的冷眼,站到了他们的身后。

闫木青走到薛超身边拿了一把伞,珍溪和赛瑶各拿一把,轮到岳紫月的时候雨伞已经没有了。

薛超一脸无辜地看着岳紫月,“岳紫月真是抱歉,临走时只带了这几把伞!”

超级的谎话,岳紫月挑着眉看着薛超,认识他许久,没料到他说谎话竟然也不脸红?

雨打在闫木青撑开的伞上,发出“普拉普拉”的声响,岳紫月求救似地望着闫木青,却听到他幽幽地说,“我们走吧!”

“不是,我还没有伞啦!”岳紫月冲着走出几步远的闫木青跺脚,闫木青冷冷地说,“你可以选择不去!”

不去就不去,岳紫月赌气,回头看到身后除了薛超,就是静妃的灵柩,当然还有那些赶路赶到疲乏,已经挤在房子里酣睡的护卫。

“等等我,等等我吧!”岳紫月后背发虚,她忙扯开腿追上闫木青,试图挤到闫木青的伞下,不料珍溪和赛瑶像是把关的将军,将闫木青十分严密地挤在中间。

岳紫月试图跟在闫木青的脚后,雨伞上滑下的雨珠尽数流到了岳紫月的后颈里,她只好忍着寒冷悄然退到了几步开外。

一路上,山水再好,岳紫月也没有心情去欣赏了,不仅被淋了个透湿,而且一路上都没有人跟她说话。

珍溪和赛瑶说话的声音也十分的低沉,能听到的岳指可数,岳紫月一脸懊丧,早知道如此,到不如守着静妃的灵柩,好歹还能为静妃亡魂祈祷。

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第19章独处的危险

回去的路上,闫木青的心情似乎不再那么沉重,见岳紫月一个人拖着步子走在后远,闫木青撑着伞逆行而来。

路两边的柳树刚刚发芽,不时有几只淋湿翅膀的小鸟从林子里扑棱着飞过,岳紫月抬头看到闫木青折身回来,心里也扑棱了两下。

良心发现?怜香惜玉?还是突然念起救了他师傅一命的恩情,所以愿意为她遮风避雨来了!

“多谢四爷!”伞刚刚遮到岳紫月湿漉漉的头上,岳紫月立刻干脆施礼道谢,眸子里多了几分感激,不说别的,就说是在赛瑶和珍溪那里,好歹挽回点面子。

两旁的风景也突然不再那么压抑,岳紫月十分自信地吸了一口气。

闫木青依旧深沉,只是十分沉着地说,“先不必说谢,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!”

“什么事情,是要我保护赛瑶公主?”她早就想到了,晚上休息的时候赛瑶公主肯定是独住,这样的话,势必会有独处的危险。他一定是觉得她有能力可以保护赛瑶,所以这时候略施小恩请她来了!

心里想的美滋滋地,听到闫木青不加犹疑地说,“你今晚陪我一起守灵,就这么说定了,恩!”

说完,头顶的雨伞突然被闫木青撤去,大雨哗啦啦地从头上浇下来,仿佛是要让岳紫月清醒清醒。半天,岳紫月才张着嘴望着远处的闫木青,“四爷,你这是在商量吗?”

虽然不算是晴天霹雳,可到底是“梦想成真!”,岳紫月刚刚还念叨出来不如守灵,这瞬间就实现了,这算是老天保佑吗?

郊外农户的房间虽然不算舒适,但还算宽敞。三十名护卫尽数挤在西厢里,东厢的三间房依次是赛瑶和珍溪的,第三间本是属于岳紫月,但因为她晚上要守灵,所以就由侍奉珍溪和赛瑶的两名丫头住了。

薛超是当晚的值夜,另外十名护卫则轮岗守夜,而闫木青和岳紫月就在临时搭建的灵棚里休息,守卫森严有律,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纰漏。

吃过晚膳,安排就绪的人们都各自休息去了,闫木青和岳紫月静坐在灵棚里准备好的蒲团上,隔着松木灵杦,只看到彼此并合在地上的双脚。

“这里好冷,我可不可以回去先暖和一下?”岳紫月抱着双臂,瞧着外面的雨丝斜织,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。地上泛起潮湿,寒冷像魔鬼一样在夜里四处横行。

闫木青好像是睡着了,半天才说了一句,“不要睡觉,就不会冷的!”

“你有没有天良!”岳紫月用唇语低骂,抵不住寒冷,只好站起身在灵棚里来回的徘徊。

时光漫长,连寒冷也显得绵延不绝,而且有愈来愈冷的趋势。闫木青则像是丝毫不绝,只闭目坐在蒲团上,一动不动的闭目养神。

“四爷,有人闯进来了!”薛超突然从背后出现,惊了岳紫月一跳,闫木青忙地起身走至薛超身边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刚刚赛瑶公主说她感觉窗前有一个黑影,可是刚才正是两组护卫换班的时候……”薛超的语气颇急,用怀疑的目光斜睨了一眼岳紫月,好似在说只有你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闫木青对薛超的暗示不加理睬,只往门内走去,“岳紫月,你守在这里,我去去就来!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岳紫月的可是没说完,见闫木青已经迈步进了院落,她抱着双臂,看看静静躺在那里的棺木,双目像是突然有了透视的能力,看到静妃正在躺在棺木里微微向她笑。

头皮瞬间就麻了,岳紫月生来天不怕地不怕,但她愧对静妃,有这样的感觉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

“静妃娘娘,您安息吧,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照顾闫木青!”岳紫月说着言不由衷的话,其实她连她现在要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大清楚了。

瞧瞧院落里灯火渐起,岳紫月不由一步一步地挪向院门,只希望那些光火能带给自己一点力量。

院子里闹轰轰的,熟睡的两名丫头也被惊,薛超一一盘问,都没有问出一个结果。闫木青进了赛瑶的房间,询问她所看到的情况。

岳紫月只恨没带个窃听器,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就在这时,灵棚里的棺木盖子突然动了一下,岳紫月呼吸一下就停了,她静静地瞪着那棺木,半天也没见动静。

“是你眼花,是你心乱,只是幻想,定住,定住!”岳紫月抚着心口,闭上眼睛努力把刚才的声音忘掉,突然,耳畔又传来了一声清晰的,“哐啷!”

棺木盖子突然落地,发出剧烈的声响,岳紫月惊叫地拔腿就跑,“救命,有鬼……”

院子里的人闻声,举着灯笼冲了出来,岳紫月则像是丢了魂一样依在闫木青的身边,她惊恐地看着没了棺盖的棺木,“四爷,有,有鬼……”

闫木青没有说话,只随同薛超一同去了棚,他俯身看了一眼棺木,又用骇人的目光看着岳紫月,厉声问,“岳紫月,我额娘的遗体呢?”

“刚刚还在里面,是不是变成僵尸走了……”她做了一个僵尸蹦跳的姿势,说话刚落,所有人立刻对她怒目相视,无论如何,那是四皇子额娘的遗体。

闫木青吩咐薛超带人在附近查看,“他带着遗体应该走不远,你们一定要留心痕迹!”

“是,四爷!”薛超立刻将三十个人分成两组,朝东西方向追踪。珍溪有些担忧,她走到闫木青的身侧,“哥,你说这会不会是有人在声东击西,主要是朝着赛瑶公主来的?”

岳紫月也望了一眼赛瑶,如果南江国的公主在璃京被害,闫木青确实是死定了。

“应该不会,否则在刚才他就下手了,又何必偷额娘的遗体!”闫木青也满是疑惑,低头思索,任何人做事情都有他的动机,那偷盗静妃娘娘的遗体到底是何目的?

岳紫月侦探小说看得太多,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答案,一脸恍然大悟,“一定是静妃娘娘的情人,除此之外,没有更好的答案!”

闫木青和珍溪一同转头,脸色就像是厉鬼一样难看,冲着岳紫月大吼大叫,“你给我闭嘴!”

关于岳紫月闫木青的小说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《精彩小说《妃要爬墙王爷别过来》免费在线阅读by清香兮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