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店小娘子全集免费阅读阿琐(小晚)

黑店小娘子全集免费阅读阿琐(小晚)

黑店小娘子

时间:黑店小娘子作者:阿琐

黑店小娘子小晚小说

阿琐的黑店小娘子可以全集免费阅读,黑店小娘子内容感人,文笔成熟,小晚的故事《黑店小娘子》从这开始诉说:嫁到客栈当老板娘,哪有这么美的事。十里八村都知道,那是家黑店。传说掌柜的身长八尺,新娘子这小身板,夜里如何受得了。逃婚路上遇见白发婆婆,送她一枚神秘的玉指环。戴上玉指环,心想事成,发家致富,本以为从此日子过得风生水起。偏偏小娘子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自家坏相公。...

黑店小娘子全文免费阅读

《黑店小娘子》第11章 冷血之人

“夫人……我不要银子。”小晚已经知道银子不解决问题,她觉得孙夫人有些奇怪,可不得不应道,“我在店里打杂,夫人您有什么事,只管吩咐我。”

孙夫人含笑看着她,把碗筷放回水盆里,忽地捉住了小晚的手腕。

因为害怕露出伤痕,小晚不敢撸起袖子干活,只能由着衣袖被打湿,这会儿贴着肌肤的袖子被掀起来,便露出了绳索捆绑留下的淤痕。

“店里的人虐待你吗?”孙夫人心疼地问,“我昨天就瞧见了,晚儿,凌掌柜对你不好?”

“不是的。”小晚慌忙把手抽回藏在背后,低头垂下长长的睫毛。

小时候,继母打她,偶尔被村里的人关心几句,继母便说是她去找人告状要坏她的名声,然后变本加厉地打她,一次又一次,小晚再也不会把伤痕露给任何人看。

“我们随行带着药,我给你上药可好?不然留下疤痕,这么漂亮的手,就不好看了。”孙夫人温柔地好似菩萨一般,“晚儿,还疼吗?”

“我没事的。”小晚摇了摇头,抬起眼眸,“夫人,您有什么事要吩咐我?”

“没什么要紧事……”孙夫人眼中似藏了万千情绪,缓缓道来。

午后,两位夫人用点心,彪叔瞧着五大三粗的人,却有极精致的厨艺。

一碗红豆汤,有玲珑小巧的糯米团子散落其中,白雪红梅一般,浇上一勺晶莹剔透的桂花蜜,香甜的气息,馋得小晚几乎把心里的烦恼都忘了。

“送去给夫人们,婶儿给你留了好大一碗呢,回来吃。”张婶笑眯眯的,将汤盅外擦干净,对小晚说,“那位二夫人不好伺候,不必理会她,她若要吃什么,你只管听来告诉彪叔就是。”

小晚应着,小心翼翼将红豆汤送上楼,她先去的“云莱”,须臾后,才端着另一碗,敲开了“云蓬”的门。

婢女将她带进去,小晚把红豆汤摆在桌上,轻声道:“夫人,这是点心,请您享用。”

妖娆的女人从榻上下来,慵懒地坐到桌边,意兴阑珊地拨弄了几下勺子。

浑圆的糯米团子在汤中起起伏伏,她不怀好意地瞥了小晚,身边的婢女便装腔作势地说:“乡村野外的,可不敢给我们夫人乱吃东西,谁晓得你这里面干净不干净,小丫头,你先吃两口。”

“我?”小晚忙往后退两步,“这是夫人吃的点心,我不能吃。”

主仆俩对视一眼,像是在怀疑什么,那婢女便凶狠地上来抓人:“夫人赏你吃的,怎么不能吃,快过来吃。”

小晚几乎被按在桌边,那婢女硬是拿勺子往她嘴里送,小晚不从,两人推来推去,婢女手一滑,整碗红豆汤摔了出去,落在地上摔的稀烂。

外头听见动静,孙夫人很快就出现在了门口,神情有些惊慌,瞧见地上的红豆汤,便目光闪烁地说:“你这是做什么,这是在外面,别给老爷丢脸。”

二夫人刚要发作,却见凌朝风来了,他站在门前没有进来,只是礼貌地问:“夫人可受惊了?”

张婶也上楼来,仿佛见惯了这种场面,说说笑笑手脚麻利地就把满地狼藉收拾干净。

一行人退下,回到厨房,张婶从发髻里抽出一根银簪子,插进收拾起来的残羹里,银簪子迅速蒙上了一层黑影。

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小晚,小晚慌地往后一退,吓得脸色苍白。

“晚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婶紧张地问。

凌朝风恼怒不已,单手拽起小晚,把她提溜出了厨房。她几乎是被拎上楼,回到他们的“婚房”,凌朝风没有丝毫怜香惜玉,把她扔进房门,神情严厉地说:“不要再多管闲事。”

两人互相瞪着对方,凌朝风是生气,却不知小晚是什么情绪,她一贯看见自己就害怕哆嗦,方才见银簪子发黑,也是脸色发白,这会儿却不怕了?

“老实在屋子里待着,外头没你的事。”凌朝风低声呵斥,“等客人走了再来收拾你。”

小晚没应他,满身倔强的气息,很快,房门就关上了。

一整个下午,客栈里静悄悄,二夫人没有作妖,孙夫人也没再来找小晚,她偷偷从门缝往外看过,只隐约看见几个侍卫丫鬟在底下轻声聊天。

直到日落前,张婶悄悄来了,端来红豆汤给小晚吃。

红豆酥烂,汤汁清甜,团子软糯不粘牙,桂花蜜的香气沁人心脾,小晚郁闷的心情,几乎被一扫而空。

“婶子。”小晚爱惜地扶着汤碗,轻声说,“不是我下的毒。”

小时候,继母娘家的人来,见她脸上肿着被耳刮子打过的痕迹,悄悄与后娘说,别太虐待孩子,小心惹急了她在饭菜里下毒。

那会儿后娘就拔下头发上的银簪子说:“我往饭菜里搅一搅,若是发黑有毒,我就把饭菜一口一口喂进小畜生的肚子里,毒死她自己。”更是把小晚叫到面前,死命往她身上扎,看着她哭泣求饶来取乐。

所以小晚知道,张婶的簪子发黑,那一碗红豆汤便有毒,刚才自己若不挣扎给吃了下去,恐怕小命难保。

“那可不,怎么会是你呢。”张婶爱怜地摸摸小晚的脑袋,安抚她,“别怕,有掌柜的在呢。”

可小晚想到凌朝风说回头要收拾她,不会是要打她吧,她无助地看着张婶,微微张了嘴,欲言又止。

张婶则叹息:“孙夫人不容易啊,她可千万别想不开。”

原来孙大人本是出身微寒,孙夫人是他的糟糠之妻。

六年前,孙大人进京赶考时,突染恶疾,投宿在凌霄客栈,是凌朝风救了他一命,不仅赶上了科举,更高中状元。

后来孙大人入朝为官,步步高升,便将发妻与家人一并接入京城。只是天意弄人,孙夫人多年不孕,孙家香火无以后继。

听说孙夫人求医问药,折腾了好几年,直到两年前,孙大人将恩师之女娶进门,虽说是纳妾,在府中地位和待遇与正室一般无二,二夫人也在去年如愿为丈夫产下一子。可怜膝下无子的孙夫人,只留的年华逝去,独守空房。

“夫人中午来找我,吩咐我之后给二夫人端茶送水,都要先送去她房里。”小晚说,“婶儿,我没有撒谎。”

“没事,有掌柜的在。”婶儿不以为然地一笑,像是久在江湖对此见怪不怪,反而安抚小晚,“等他们走了,就清净了。”

可是这天晚上,孙大人却因明日就要离开白沙镇,吃晚饭时,将店里伙计都叫去领赏,凌朝风本是默认小晚不必去,却是二夫人故意说:“那个漂亮的小丫头呢,怎么不见她?”

小晚下楼时,正好见孙夫人端着一碗汤从厨房出来,对她温和地一笑,之后径自到了桌边放下,笑道:“老爷,这汤是我做的,您尝尝。”

孙大人尝了一口,眼眸一亮,惊讶地看着妻子,又再喝了几口,问道:“这不就是当年我在这里养病时喝的汤,你怎么会做?”

孙夫人笑道:“知道老爷想念这一口,我特地跟彪叔学的。”

“老爷,我也要喝。”二夫人娇媚地说着,“老爷也赏我一口。”

孙夫人淡淡:“我来给你盛。”

她说着,亲手盛了一碗汤,从桌边拿了一只勺子放进去,摆在了二夫人的面前。

“还是姐姐自己喝吧,我在老爷碗了尝一口就好。”二夫人却把汤送了回去,撒着娇,硬是从丈夫碗里喝了两口汤,啧啧嘴道,“姐姐的手艺,真是了不得。”

“你也喝吧。”孙大人对发妻笑道,“难为你为我下厨。”

孙夫人面前的汤,本是递给二夫人的,偏偏被她送了回来,她怔怔地看了一眼,又看看自己的丈夫,孙大人还道:“你尝尝?”

小晚站在一旁看着这光景,蓦地想到下午的红豆汤,心头一抽,眼看着孙夫人端起汤碗来喝,她下意识地张嘴就要喊,可是被人从背后拽住,甚至捂住了她的嘴。

小晚被一路拖到楼梯底下,她抬头,看见是凌朝风。

“闭嘴。”凌朝风说。

“可是……唔……”小晚的嘴,又被捂住了。

店堂里人不多,孙大人嫌侍卫丫鬟碍眼,把他们打发在外头等候,张婶和彪叔还有二山领了赏站在一旁,漠然地看着桌上的三个人,漠然地看着孙夫人喝下她自己做的汤。

“老爷,明天我们上了船,往哪里……啊……”二夫人说着话,突然尖叫,只见坐在她对面的孙夫人口吐鲜血,喷了她一脸。

小晚惊呆了,而凌朝风终于放开了她,独自上前去。

桌边乱作一团,侍卫们也听得动静闯进来,小晚眼睁睁看着孙夫人倒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鲜血往外吐,最后的一瞬,和小晚对上了目光,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愧疚。

“夫人?夫人?”孙大人抱着发妻大声呼喊,可怀里的人已经不省人事。

小晚浑身颤抖,腿软地迈不开步子,怎么回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凌朝风刚才为什么拦着自己,难道他知道什么?他怎么能这样狠心,怎么能这样冷血?

阿琐的《黑店小娘子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黑店小娘子》就可以了哦~

《黑店小娘子全集免费阅读阿琐(小晚)》